能爱木村達成和須賀健太一辈子。凛遥是信仰。いおりく是天使。影日是完美。龙樱是真爱。叶黄是闪光弹!策瑜是心肝。慎fo!现在影日刷屏注意。

アイナナ/橘子汽水这种东西就应该被禁止!(一织陆)

o<—————♂

電子:

-一织生日快乐! 虽然昨晚11点过看了下日期是24日以为还要再过一天才是25日的我真是个制杖


-年龄操作下的一织陆。23岁的陆和18岁的一织的故事


-小黄文注意




“……是说,我很感谢大家帮我一起庆祝生日……”


和泉一织——刚刚脱离可爱的17岁,步入了成熟(?)大人(?)的18岁——满头黑线地忍耐着暴走的冲动。


“但是一群人都喝醉成这个样子是要做什么啊?!?!”


餐桌上面一片狼藉,每个人脸上多多少少都被糊了点蛋糕(在一织的拼死抗议之下只在他脸上涂了一块奶油)。壮五抱着环不撒手,嘴里不停地叫着“好寂寞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还试图吃掉未成年人脸上的奶油。大和好不容易把壮五撕了下来,结果环又扑过来继续想要把壮五抢回去(话说给未成年人喝酒是犯法的吧 by 一织)。nagi正在对着衣架深情款款地唱着不知哪国语言的歌,还拉起挂在上面的外套的袖子非常绅士地一吻。而陆简直是一场更大的灾难。他的脑子不知道是怎么冒出来一个“要建成全世界最大的海盗船”的念头,正在一边哼着歌一边试图把房子里能当原料的东西全部拆下来。


“镇定点一织,”三月摇摇头,“大家只是比较活泼而已。”


“请不要对着kinako抱枕喊我的名字啊哥哥。”


“我并没有喝醉哦!我能很清醒地数出来这里只有6个酒杯。”


“醉的不轻呢哥哥,你拿着的是一个橘子。”


……


“够了,”一织按住额角,感觉脑袋开始隐隐作痛。“今晚的party就到这里吧,二阶堂さん,麻烦你和我一起把这些醉鬼送回自己的房间。”


他对唯一还保持着理智的leader说。


“唔。我一个人就够了。”大和微笑着把壮五扛到肩上,一只手拎起三月,另一只手拖着nagi的衣领。环一脸呆呆的吧嗒吧嗒跟在后面。


“……”所以这个人喝醉之后是怪力的设定吗???


“啊、”忽然想起还有一个人,一织连忙对大和喊道,“还有七濑さん可怎么办啊?”


“陆啊,就让他留在你这里吧~”


“但是……”


“哎呀哎呀,毕竟喝醉了,万一晚上发作了可是不得了呢,イチ你就好好照顾一下吧~”


大和笑嘻嘻的声音越来越远。


一织叹了口气。


身后活蹦乱跳的陆开始拆桌子的腿。一织连忙把他手里不知哪里来的锤子没收了,陆瘪瘪嘴,好像要哭了。


“……都是18岁的人了拜托不要因为这种事情哭出来啊!”


一织 崩溃中。


是说喝酒喝醉了也就算了……喝了两杯橘子汽水就醉了是什么鬼啊??哪有这样的设定啊???


而且七濑さん的酒品也未免太差了一点……




在放弃了做海盗船之后,陆先是开了一个小时的儿歌演唱会,然后又和一织玩了两个小时“天にい”“我是一织”“天にい不要走”“我是一织”“天にい丢下我了呜呜呜呜”“我是一织”,最后把一织当成抱抱熊抱着睡着了。


“简直是灾难啊……”


而照料了他一晚上的一织也筋疲力尽,就这样一头扎进了梦乡中。




醒来已经是早上9点过了。一织揉了揉眉心,感觉还有一点头痛。身边是整个人都钻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小撮头发的陆。


陆还睡得正熟的样子,一织看了看时间,还是决定叫醒他。


他伸手往下拉了拉被子,拍拍陆。


“七濑さん,该起床了。”


——话说七濑さん的刘海怎么突然之间长长了?


总觉得有点微妙的不同,一织在心里嘀咕着,加大了手上的力量。


“快起来了!已经很晚了!”


“呜……”


陆皱起眉,又翻了个身想继续睡。一织头上冒出两个##号。


“快——起——来————唔!”


脖子猛然被陆抱住了,一织猝不及防地跌在他身上,然后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陆的舌头轻轻地舔了下自己的嘴唇,他下意识地张开了嘴,然后两人的唇舌就纠缠在了一起。


……!!!!!!


一织的大脑爆炸了。


柔软、温暖、甜美……


陆闭着眼睛,睫毛很长。他露出一副很舒服的表情,轻轻地呻吟了一声。


这惊醒了一织。他猛然推开陆,满脸通红地怒吼。


“七濑さん你在做什么啊!”


陆揉揉眼睛,终于坐了起来,撅起嘴不满地抱怨。


“都怪一织太吵了!”


“那、那也不能用这、这样的方式吧!这种事情要跟喜欢的人做啊!七濑さん也太、太不注意了吧!”


莫名其妙地看着面前炸毛的人,陆歪了歪头。


他说的下一句话让一织彻底地僵硬了。


“一大早起来在说什么啊一织……我们都交往了快五年了诶!话说,突然不叫‘陆’而叫‘七濑さん’是什么新的play吗?”




“诶诶诶?所以在这里的是五年后的陆?”


三月瞪大了眼睛。


“五年耶……”环掰了掰手指,“陆陆现在是23岁了!比大叔还要大一岁啊!”


刚说完就被大和拍了脑袋:“叫人大叔很过分啊!话说陆现在比我大了为什么不是大叔?”


“好痛!”环不服气地捂住脑袋,“因为只有ヤマさん身上有大叔的臭味!”


“喂,我真的会揍你的喔!”


……


“好啦你们别吵了,”壮五一脸哭笑不得。转向了一脸烦恼的一织。


“总而言之,这里的这个‘陆くん’,是从五年之后来到现在的。而现在不知道要怎么恢复原状……是这样吗?”


“啊,”大和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掏出手机。


“说起来的话,昨天trigger的九条给我发来了这样的简讯……”


众人凑了过来。天传来的简讯是这样写的。




“请您务必不雅让那孩子喝橘子汽水。不仅仅是喝醉,还因为有6.8%的几率会穿越”




会穿越


穿越



“原来如此啊,会穿越呢!”


壮五一脸恍然大悟。


“既然会穿越,那就没办法了呢。”


三月邓布利多摇头。


“oh!多么romantic的故事啊,就像是回到了中世纪的古典love!!fantastic!!!amazing!!!!”


突然兴奋起来的nagi。


“哎嘿,觉得很好玩的样子所以特意去买了橘子汽水☆”


大和俏皮地吐舌,轻轻砸了一下自己的头。


——等等、这是什么设定啊????6.8%的几率这么精确又是怎么测出来的还有喝汽水喝醉已经很奇怪了好吗穿越这种事情请不要这么若无其事地说出来啊!!!而且话说你们这些人接受的也太快了一点吧二阶堂さん你这种“真是不小心呢人家就是笨笨的呢☆”的表演让人毛骨悚然好吗!!!


一织在心中疯狂地吐槽。


“总之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啦。问了九条,他说‘放着不管一会儿就恢复了’……”大和耸耸肩,“不过,你们真的交往了?”


“那个应该并不是……”


“对呀!”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陆一副很开心的样子,“虽然还是经常吵架,但是我们感情很好喔!顺带一提,是一织先告白的呢!”


“怎么可能啦!我不可能对七濑さん告白的吧!”


“喂,一织这样讲很过分啊!”


陆撅起嘴。大和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样不是很好吗?就当做是特别的生日礼物吧,イチ~”


“咦?今天是一织的生日吗?”


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陆一下就惊慌起来。


“糟糕了!没有准备生日礼物啊!”


“……不用了啦。反正事先也不知道会来到这里吧。”


“啊啊啊——那可不行!”陆一脸非常烦恼的样子,“因为一织就是在18岁生日的时候向我告白的呀!”


诶?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啊。


i5齐刷刷地扭头看着一织,每个人脸上都写着大大的两个字“八卦”。一织顿时毛骨悚然,拉着陆跑了。




“怎么办啊一织,我没有准备你的18岁生日礼物诶。”


回到房间里的陆还在烦恼着。一织叹了口气。


“不用在意这个,18岁的七濑さん可是为我准备了很让人惊喜的生日礼物呢。”虽然这个“惊喜”因为陆傻乎乎的,很早就被暴露了。


“不是这个问题啦!”陆抓乱了头发,“因为一织向我告白的时候,说了‘这是最棒的生日礼物’……也就是说,因为收到了很棒的生日礼物,所以才有告白。如果没有的话,一织说不定不会向我告白耶!”


“……不,我完全不觉得我会因为生日礼物而告白哦。”


一织满头黑线。

“但是——但是嘛——”

陆几乎要在床上打滚了。


话说这个人怎么23岁还是这么可ai……麻烦啊。一织感到一阵无力。就在这个时候,陆的头上亮起了一个小灯泡。


“啊,我知道了!”


一织心中莫名地升起不妙的预感。


“什么?”他警惕地问。


“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还没有交往吧?”


“是啊。”


“那么,我们应该没有H过吧?”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那么,一织到现在为止还是个处nan……”


“拜托请不要继续说下去了!…………呜哇!”


一织的怒吼被陆的一个飞扑中止了。他的后背撞在床上,怀中是一个看起来像天使一样的小恶魔。


陆直起身体,跨坐在一织身上。露出一个纯洁的笑容。


“让我来帮一织成为大人吧❤”




中间的马赛克部分请到wb看(眼神死


http://weibo.com/5618922119/DeMkpyH3D?from=page_1005055618922119_profile&wvr=6&mod=weibotime




“诶?陆回来了吗?”


三月用力拍拍陆的肩膀,“时空旅行的感觉很棒吧!”


“嗯嗯,非常有趣呢!大家都变得超帅的啊,虽然三月还是没有长高……好痛!”


“个子矮也是男子汉啊可恶!”三月气呼呼地拍了陆一巴掌,斜眼看自家一直黑着脸闹别扭的弟弟。


“我说……一织,你干嘛一脸欲求不满?”


“我才没有!!!!!”




————————


小插花*2




1.


“说起来,5年后的我是什么样的?”


一织忽然问起。陆顿了一下,回忆起自己遇到的22岁的一织。


“一织さん啊……非常成熟、可靠的样子……”


刚醒来的陆,一睁眼就看到身边睡得正熟的一织。


啊,一定是昨天照顾了我一晚上……陆隐约还记得一点点昨天的事情,心里稍微有点愧疚。


一织好像一夜之间忽然成熟了一些,紧闭着眼睛的他,眉间淡淡地皱起,陆忍不出伸手抚平了那道皱纹。身边的人因为这一个轻轻的动作醒转过来,看到陆的瞬间,他好像吃了一惊,又好像安心下来,嘴里还不停滴嘀咕着“果然是今天啊”,搞得陆很莫名其妙。


被一织从头到尾科普完一遍的陆露出困惑的表情。


“说什么五年后啊……你是脑袋睡坏了吗,一织?”


“……”一织无奈地打开电脑,给他搜索了一下日期和新闻。陆看着看着,嘴张成了一个大大的O型。


“啊啊啊!真的是五年后啊!那可怎么办呀,还没有给一织庆祝18岁生日耶!还有节目的台本也没背完……唔,现在应该不用背了倒是。”


陆慌慌张张地抛出一大堆问题。然而一织只是笑了一下,忽然凑过来亲了陆一下。陆一秒安静,然后整个人肉眼可见地变红了。


“突、突然的这是做什么啊!”


“没办法啊,因为你实在是太吵了……陆。”


“……但、但是一织变得有些坏心眼呢!虽然我是不讨厌啦……”


陆满脸通红地结束了回忆。


一织面无表情。


啊,突然好想揍未来的自己是怎么一回事呢。




2.


“哎呀,断掉了呢。”


龙之介凑过来,一脸惊讶地看着天手中的易拉罐。拉环整个断掉了,怎么看都是没办法再继续打开的样子。


“橘子汽水吗?天喜欢喝这个呢……要再去买一罐吗?”


“不用了。”


天面无表情。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感到了强烈的杀人的冲动。这个断掉的扣环正是在告诉我这一点。”


“诶?诶?等等?乐,快来帮忙拉住天!”


“喂?警察吗?这里有个人开始犯病了……”


“别报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END.

评论
热度(96)

© cyan-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