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爱木村達成和須賀健太一辈子。凛遥是信仰。いおりく是天使。影日是完美。龙樱是真爱。叶黄是闪光弹!策瑜是心肝。慎fo!现在影日刷屏注意。

【HQ!/影日】身高差之三十題

o<———<

三壘跑者:

  #肉食性的影山這樣好嗎/


  #好喜歡最後一句話/////


 


 


 


  大學後,日向和影山分別進入了職業球隊,並順利成為先發球員。由於比賽、練習、放假兜不攏的關係,日向和影山足足兩個月沒有見面,只能在忙碌的比賽間隙抽空用手機和視訊一解日漸累積的思念。


 


  難得彼此終於碰上重疊的休息日,儘管只有短短的三天卻猶如久旱後的乾霖。收到日向放假的消息,影山壓抑不住等待的心情,急急忙忙跑到火車站,恰好接到通過驗票口的日向。


 


  腦袋裡還在思考未來三天要幹嘛的日向被影山連拖帶拉地扯進家門。


 


  咚的一聲,掛在肩膀的行李掉落在腳邊。


 


  『欸?飛雄?唔嗯……』


  被壓入門板的日向,影山急切的渴求便追討了上來,日向壓根兒沒有心神去關心行李,疑問和驚呼轉眼消失在影山的嘴裡,嘴唇的廝磨絲毫沒有縫隙,日向彷彿成了一道佳餚,而影山絕對是那個整整餓了五天的品嚐者。


 


  咬進嘴裡的舌頭,熱情地撓刮日向的口腔,親吻的水聲和心跳聲互相呼應,年輕身體的慾望一下燎燒成大火,日向的上衣捲至胸口,精瘦的腹肚隱約可見水光濕痕,軟嫩的乳首被左舔右撓,日向喘得呻吟不成句,影山眼底的餓、慾清晰可見,日向竟為這赤裸的慾望感到興奮不已。


 


 


 


  他們用完家裡的庫存,還在大半夜時出去補貨,想起影山昨晚匆忙地衝進衝出,回來時身體的熱意未消好似情事的殘留,撲向躲在棉被裡的日向,直到窗外的夜幕微現魚肚白,影山的熱情才終告歇,日向體力不支沾枕就睡。


 


  短暫醒來的日向,發現兩人床上打滾的時間比想像中的還長,日向難得討厭起運動員的體力,為此忿忿不已,尾椎傳來的陣陣酸痛,還有腰際的軟麻難忍,日向挨著枕頭無聲哀號。


 


 


 


  食物的香味飄入鼻腔,生理的飢餓喚醒了日向,他迷迷糊糊地爬起身,影山也完成最後一道菜餚,桌上滿是日向愛吃的食物。影山攬起無力的日向,隨手抓了一件衣服替他套上,似乎拿到影山的,衣擺的長度恰好遮掩四角褲的褲緣。


 


  做愛比平常的訓練更消耗體力。


  日向起床只剩這個想法,飽餐後的他不到一刻又開始昏昏欲睡,一口一口品嚐草莓布丁,眼神迷茫地望向廚房洗碗的影山,修長的身軀只穿著一件長褲,肌理勻稱的後背佈滿抓痕,含著湯匙的日向歪頭打量。總覺得這樣的場景好久沒有見到,兩人到底多久時間沒有好好相聚了?


 


  日向放下手中的甜點,搖搖晃晃地走近影山,雙手摟住影山的腰際,用臉蹭蹭對方溫熱的肌膚。


 


  『飛雄……』


  經過歡愛洗禮而略為粗啞的嗓音,小小聲地有如貓撓。


 


  「嗯?」


  『飛雄…』


  日向纏貼得更緊,不願讓出任何空隙,影山只好放下手中的碗盤。


 


  『飛雄…我想吻你…』


 


 


 


  「…別挑逗我啊笨蛋。」



评论
热度(164)

© cyan-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