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爱木村達成和須賀健太一辈子。凛遥是信仰。いおりく是天使。影日是完美。龙樱是真爱。叶黄是闪光弹!策瑜是心肝。慎fo!现在影日刷屏注意。

いおりく/ 銀河列星

呜呜qwq

Raingo_D:

接續滄海迎日。


 


 


 


 


 


 


 


 


01.


 


和泉一織:七瀨さん。


 


和泉一織:我想對我之前說過的那些話作些補充,或許我的說法是有些直接,但忠言逆耳、良藥苦口這些連小學生都能琅琅上口的成語,想必七瀨さん也是知道的。


 


和泉一織:喜怒哀樂這些事情有時候是由不得我們自己作主的,尤其是我們這樣的工作內容就更是如此了,在螢光幕前要有最佳的表現,要讓粉絲們看見最敬業的自己,這是最基本的職業道德吧?


 


和泉一織:歡呼聲與勝利永遠只會獻給最為刻苦的人,雖然對七瀨さん來說可能有些深奧,但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這幾句話,麻煩你去搜尋一下它們的釋義。


 


和泉一織:你是我們團體的中心,請你要有相對的覺悟,不要讓其他成員為你操心,也不要再去想多餘的事情了。


 


和泉一織:對我的發言請稍作回覆吧。


 


和泉一織:不理不睬的態度非常失禮哦,七瀨さん。


 


和泉一織:起碼最基本的尊重是要表現出來的吧?


 


和泉一織:……七瀨さん,你看見了嗎?


 


和泉三月:一織,你這樣不行啊。


 


和泉一織:…………欸。


 


和泉一織:欸。


 


和泉一織:欸!?


 


和泉三月:什麼啊,我才要「欸」吧。


 


和泉三月:一織你和陸吵架了嗎?話說一織,你道歉就道歉寫什麼藏頭詩啊,而且你用這種方式說的話,陸十有八九是看不懂的啊!會造成反效果的啊!再來既然要搞浪漫至少要把訊息傳對人……啊!難不成是故意秀給我看的嗎!可惡!


 


和泉一織:不懂哥哥在說些什麼,我只是在提醒七瀨さん一些事項而已。


 


和泉三月:再裝就不像了。


 


和泉一織:哥哥搞錯了什麼吧。


 


和泉三月:是嗎?啊──反正把上面那一長串發言複製再貼上給陸看也只是舉手之勞,我就幫你一次吧。(順便提醒陸注意一下每一行發言的首字)


 


和泉一織:等%#@%~


 


和泉三月:慌張的連字都輸入不好了?


 


和泉一織:沒有,只是不小心按錯了而已。


 


和泉三月:哦這樣啊,那我這就複製過去給他看啦。


 


和泉一織:等等!


 


和泉三月:怎麼了?


 


和泉一織:……我自己去和七瀨さん說。


 


和泉三月:好,就在等你這句話!


 


和泉三月:這次你們倆一起出外景的地方我記得還滿偏僻的吧?聽經紀人說導播那邊堅持要在看起來較接近原始生態的地方拍攝,經紀人、萬里さん和社長對這個通告猶豫了很久的啊。


 


和泉三月:畢竟有著一定的危險性啊,可是這種講究真實性的真人秀最近又很具話題性,陸又堅持既然有可以提升IDOLiSH7人氣的機會就得接受,製作方那邊也是極力的邀請你們呢。


 


和泉三月:荒郊野外的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危險的蟲還是什麼,尤其是向北的地方,天氣說不定會更冷啊……雖然製作方承諾會好好照顧你們,但陸的情況畢竟比較特殊……大家都很掛心你們的狀況呢,一定要注意安全啊!你和陸都是。


 


和泉一織:我知道,謝謝哥哥。我這邊的話一切預防措施還有保護措施都做得十分完善,不必擔心,況且有我在的話七瀨さん也一定會平安無事的。時間也不早了,哥哥早點去睡吧。


 


和泉三月:那就好,晚安,辛苦囉。


 


和泉一織:晚安,辛苦了。


 


 


02.


 


說不上是真正的荒山野嶺,正確來說應該算是窮鄉僻壤的鄉下地方吧,他們所暫居的拍攝場所也是和附近熱情的農民借來的,倒是住所極其簡陋這點挺原生態。走出了這個除了床鋪和有些搖搖欲墜的木櫃以外別無他物的房間,他的搭擋正巧待在不論家具和擺設都十分簡樸的客廳,看見他的神色像是在等著他走出房門。


 


但或許是因為剛才的一點小齟齬,他們互視卻不語。


 


紅髮的少年裹著厚重的羽絨外套,鼻間吸入的冷空氣和呼出的熱空氣形成對比,倒讓身體得知少了高樓大廈庇護的鄉下地方,夜晚溫度低的嚇人的事實。即使不在鏡頭面前和泉一織脖頸上的圍巾也繫得十分整齊,和七瀨陸胡亂繞在頸項的圍脖也成了另一種對比。


 


所以說這個人,什麼時候才能讓自己不多管閒事?


 


他嘆了一口氣,白色氣團從他的嘴裡竄出,消散在氧氣中。氣溫迫使他即使在室內也得繼續戴著手套,和泉一織替七瀨陸重新整理好圍脖後,這場短暫卻不怎麼尷尬的沉默對視,便在七瀨陸敞開笑顏道謝後就此告一段落。


 


「一織,這麼晚還沒睡?跟拍的攝影師們都已經回房休息了呢。」


 


「七瀨さん不也還沒睡嗎?」


 


對方嘿嘿笑了兩聲,像是偷得甜蜜糖果的孩子那般得意,七瀨陸從有些破陋的竹椅上站起身,赤裸的雙手牽起他被手套毛料溫暖著的十指,對方一臉興奮的對他說道:「一起去看星星吧!」


 


「我拒絕。」他毫不猶豫。


 


「欸──?」


 


「明天還要早起拍攝吧,況且現在的氣溫可是低於十度哦,這種天氣出去的話氣管受涼怎麼辦?」


 


「只出去一下下而已,一下下就好!這樣乾淨的地方到處都沒有汙染,一定走到哪裡都有星星的吧?」


 


「不行。」


 


「拜託你啦一織…………」


 


「不行。」


 


「求求你……你想吃什麼點心告訴我,我回去以後一定買給你!」


 


「不行。」


 


兩人……不,單方面的討價還價僵持了段時間,直到他預估紅髮少年差不多該想破頭,不知道能提出什麼籌碼時,才指了指對方的房門,示意自家center是時候回房休息。


 


但七瀨陸似乎還不打算死心,孤注一擲的用堅定的雙眼看著他,像是在表達男子漢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的決心般,那冷冰冰的食指和拇指施了不知道多少力,就只為了擰住他的衣角,做有些無力的挽留:「那……只出去一個小時就好!一個小時!之後不管一織提出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你!」


 


「…………」


 


不好,他竟然有點動搖。


 


 


03.


 


空曠的佔地讓夜風格外喧囂刺骨,他們穿戴厚重的裝備卻還是抵不過夜晚的寒冷,但七瀨陸活脫脫像是七百年沒見過鄉下的夜晚那般雀躍無比,拉著和泉一織的手在空無一人的夜幕中探險,隨處可見的農田仿若寶藏,足以讓七瀨陸手舞足蹈的興奮一場。


 


悄悄勾起的嘴角無法被稀少的路燈照亮,他們在田間小巷的阡陌交通上一前一後走著,自遠方的剪影看去,只由他們自然而然牽在一起的手連繫著他們的身影。


 


平日都市所見的一片漆黑的夜空此刻卻繁星滿佈,如同灑了滿地的金平糖,在遠方的山黛宛若一筆暗墨,勾勒出天與地所間隔的分明線條,剛才連吸入都還戰戰兢兢的空氣此刻也只覺得清新和涼爽。


 


「以前小時候我經常住院,所以這樣漂亮的星空我很少有機會看到呢。」


 


「天にぃ在參加了學校暑期舉辦的天文活動後跟我說了哦,他那時看到了夏季大三角呢!真好啊,我也想親眼看看呢。」


 


和泉一織仰望星空,更多的時候卻凝視著星空之下的另一人,其實不論是滿目霓虹或流星降落,他都會這麼做,看著那雙赤目如何將美景納入眼中,讓那炯炯有神的眼映出更美的感動,如此他便能收穫更多。


 


「一起去看吧,夏天的時候。」


 


「不管是織女星還是牛郎星,更甚至是銀河,我都會幫你找到的。」


 


不是蟬翼抖擻的季節,但他光是愣愣的站著就覺得臉頰發熱。和泉一織一點一滴的慢慢握緊七瀨陸的手,希望不會弄疼對方,也希望對方不要察覺自己這單薄滑稽的心思。


 


──但願群星,能讓這個人永遠牽著我的手。


 


「嗯!約好了哦!」


 


有太多的溢美之詞能夠形容這個人的笑容──夏日齊盛的向日葵、春日爭豔的百花園、秋日詩意的黃花宴、冬日潔白的雪染城,但那些比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太過於短暫;何況這個冒冒失失又有些不懂世事的人才沒有那麼浪漫。


 


他覺得七瀨陸的好,不下於任何用冗言贅字堆砌出的美;他對七瀨陸的喜歡,也不下於任何濫用譬喻去亂比一通的情詩。文科生思量了一頭白髮後寫出的才華洋溢,還不如理科生一刀解剖後的直白。


 


而他既沒有文科生的浪漫,也沒有理科生的直腸,有的只有拐彎抹角的關心,和堵在胸口雷霆萬鈞的情感。


 


已經病入膏肓了啊……


 


他湊近了七瀨陸的臉龐,在冬日星光閃爍見證下的這一吻,仿若能夠超越光年的軌跡被群星所銘記。田邊溪河清脆的潺潺流水聲,風聲委婉掃過地面枯葉簌簌,都像是在撰寫一首屬於他們倆人的詩篇。


 


 


04.


 


接下來的拍攝順利進行著,由於製作方強調的賣點就是「最自然且最真實的反應」和「友好的相處」,所以即使一旁有無數攝影師在跟拍,他們還是維持著平時的相處方式,跟著節目的安排去完成接下來的日程。


 


只要繼續完成下午時間的拍攝,在晚餐前這段時間就可以小憩片刻了。果然室外的拍攝還是比較耗費體力,他時不時的注意一旁因為像是出來郊遊的行程而精神飽滿的搭擋,看起來也沒有什麼不適。


 


「好像……要下雨了?」一旁微小的嘀咕聲傳進耳裡,和泉一織下意識的看向遠處,厚重的雲蒙上了一層陰霾且來勢洶洶,近處已經開始有細小的雨滴飄落,導播和攝影師立馬開始收拾貴重的機器,而他們也跟著工作人員的指示快步移動。


 


但滂沱大雨來的比預想來的還要快,不一會兒所有的人都被大雨襲擊,連雨具和雨衣都來不及拿出來,本是用來保暖的衣物皆被雨水浸濕。


 


回到屋裡後他們馬上換上乾爽的衣物,但體溫驟降難保不會感冒,所以和泉一織馬上把七瀨陸埋進由羽絨外套和棉被枕頭堆成的山裡,隨後遞出一杯熱茶:「因為雨太大了,所以下午的拍攝中止了,工作人員說這場雨大概晚上就會停,到那時再繼續。」


 


「一織不冷嗎?進來一起取暖吧?」被包的密不透風的七瀨陸好不容易將手給伸了出來,終於抓住了和泉一織的手腕以後卻被搖了搖頭拒絕。


 


七瀨陸順著和泉一織暗指的方向看去,這才想起自從拍攝開始後他們的房間都有架設攝影機,除非離開這個房間,否則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會被記錄在影片當中。


 


「只是取暖而已應該沒關係吧!」七瀨陸嘟著嘴告訴搭擋不用這麼小心翼翼。


 


「當然有關──」但他還沒開始解釋,就被對方拉進了被窩裡。


 


不只是棉質的觸感,就連對方身上的體溫和氣味都圍繞在他的嗅覺和觸覺間,和泉一織冷冰冰的面頰馬上染上一層紅暈,腦袋也開始滾燙起來,「等、等等!七瀨さん用不著抱這麼緊吧!」


 


「這樣才叫取暖啊!」


 


和泉一織一邊在內心吶喊著自己的戀人果然可愛到無邊際,一邊又在苦惱著這一段畫面若是被剪輯播出後又該得到多大的反響……雖然不是壞事,但是總覺得發展的方向會和最初他們所奠定的有些偏差……


 


接近傍晚時分雨就停了,潮濕的地面和寒冷的空氣相互加成,讓溫度下降不少。兩人互相幫忙在衣物裡貼足了暖暖包後,便將彼此包裝成和雪人一樣難以行走的行頭後,才大功告成般心滿意足的跟著拍攝小組開始行動。


 


「七瀨さん沒事吧?」


 


「嗯,不要緊!一織呢?有覺得哪裡不舒服嗎?」


 


「沒有,比較讓人擔心的只有七瀨さん而已,請多關心一下自己。」


 


「不是都說我沒事了嘛!」


 


在被他人揶揄時時刻刻都以鬥嘴來關心對方的相處方式時,他們在鏡頭瞧不見的地方,悄悄握緊彼此的手。


 


 


-


 


其實堅持踏上這趟旅程,七瀨陸是有那麼一點私心的。


 


說假公濟私是有些過分了,但是如果這麼形容的話,他倒不會極力反駁。就連在夢中都沒有見過的星空正在他的頭頂上閃閃發光,他轉過頭來看了看一旁的和泉一織,深色的眼眸網集了四面八方的群星,在那雙沉澱了晝夜的瞳孔之中交錯隱匿的光芒。


 


他緩緩牽緊身旁戀人的手,多麼希望對方和自己一樣不想放開。


 


──但願群星,能讓我永遠牽緊這個人。


 


儘管沒有流星,他還是在內心許了三次願望。


 


他真的很幸運。尋得了夢寐以求的歸所,而在那歸宿之處所有的人都如此溫柔。雖然他不懂真正的絕望是什麼,但他曾經感受過悲痛,重視之人的離去──更甚至可能會是永別──如同冬季的黑潮撲面而來般的痛楚如今回想起也令他窒息難受,但幸好他還記得要邁開步伐不作停留,所以才能尋得光亮,將淹沒他的黑潮點綴成星空。


 


而在屬於他的地方,有著他命中注定會如此喜歡的人,真的非常感謝。


 


 



评论
热度(58)
  1. cyan-iceRaingo_D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qwq

© cyan-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