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爱木村達成和須賀健太一辈子。凛遥是信仰。いおりく是天使。影日是完美。龙樱是真爱。叶黄是闪光弹!策瑜是心肝。慎fo!现在影日刷屏注意。

【一陆】事出反常必有妖

三月你还好嘛😂

番茄炒蛋:

自己动手,并不好吃。


虽然说是17,但是感觉更像单箭头?没办法毕竟陆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唱歌根本没法黏黏糊糊【不


又名:三月:excuse me?你们有必要当着我的面谈恋爱吗?【。


17粮好少啊!!!!!!!!!!饿死我了!!!!!!!


哦,很OOC。现在说是不是晚了?


——————————————————————————————


灌下一大口啤酒后,二阶堂大和像是想起了什么,漫不经心地问道:“我说三月啊,你觉不觉得一织最近…有点奇怪?”


 


“啧,终于相信我20岁了…这里的老板怎么这么麻烦……”和泉三月拿着酒坐到了大和身边,“你刚刚说谁,一织?……好像没什么奇怪的吧,他做了什么吗?”他也喝了一口啤酒,十分满足。


 


“也不是做了什么…就是感觉最近一直走神?尤其是和陆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压力有点大了?要不要和经纪人反映——”


 


“哦,这个啊,没事没事随他去,反正不影响舞台发挥,不用在意。”


 


 


————————————————————————————————--——————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感觉不舒服的时候要马上说,不要硬撑着,你想倒在舞台上第二天上新闻吗,太丢脸了,到时候公司的电话可能要炸,经理人,现在先买几个备用如何?”


 


“我没硬撑啊,不是下来以后就休息了的吗!环和壮五表演的时候我也没到处乱动啊怎么又被你念了,一织你好啰嗦啊!”


 


“如果你能更自立一点的话,我也不会这么啰嗦的。莽撞又好动还什么事都做得半斤八两的可不是我。”


 


“……一织你真的是!太烦了!!一点都没有比我小的自觉!!太不可爱了!!”


 


“那是因为七濑也没有比我大的自觉,18岁了还这么可……幼稚的人,我也就只见过七濑一个而已。”


 


“……烦死了!!”


 


七濑陆又如同以前一样怒气冲冲地出了门,只剩和泉一织,以及在一旁看视频的和泉三月俩人独自在房间里。




 


一织刚才肯定又是想说陆可爱了。


三月看着视频想道。


 


说真的,我是不是该和他好好谈谈他表达情感的方式,总觉得有点问题。


 


三月喝了口咖啡,继续想道。


 


但是又好像只对陆有问题,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真是个可爱的人啊。”


 


三月顿了顿,抬头看向了一织,对方看着门发着呆,由于此时此刻没人表示疑问,所以他并没察觉到自己又一次说出了内心想法。


 


……………算了,无所谓了。


 


对自家弟弟的感情问题选择了视而不见,三月放下了咖啡杯,继续看起了视频。 


 


 


———————————————————————————————————————


 


舞台下的尖叫欢呼交织混杂,全场的气氛再一次被带到最高点,七个人表演地更加卖力,展现着属于他们的光彩,默契地切换站位,时不时地和场下互动,live热烈而有条不絮地进行着,一切都和预料的一样,并没有任何突发状况。和泉一织松了口气,这就是最后一首了,唱完以后走到结束位置就行了,大家都没有犯错,七濑看起来也没问题,不过下去以后还是要好好休息,今晚睡之前最好去查一下房,不能让他再玩游戏玩到凌晨三点——


 


熟悉的气息围了过来,他的思绪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吻打断了。


 


 


当然不是嘴,只是右脸而已,那人笑嘻嘻地用一只手勾住自己的脖子凑了过来,蜻蜓点水般擦过后跑向了自己的位置,一边对着自己眨眨眼睛一边活泼开朗地说着感谢大家到来今天很开心之类的结束语。笑得见牙不见脸,乱蹦乱跳地发着光。


 


和泉一织心跳得和场下尖叫一样震耳欲聋,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摔倒。此时此刻他只想叹息,刚觉得没有突发状况就来了这么一出,不难想象今晚之后网上的盛况,动图与尖叫齐飞视频共弹幕一色,一大波同人即将袭来,他有点头疼,对着那张什么都不懂的脸也解释不了为什么这种举动要谨慎为妙,更头疼的是稍微想了一下这么个情况后,发现自己也不是不能接受。


 


他暂时还不敢多想,七濑应该只是一时兴起,心跳或许也是表演使然,如果要归根究底大概会扯出千丝万缕的原因,其中蕴含着的情感现在的他还不能面对,未来太远路也太长,还没到能坦然的那时候,所以此时此刻,这个转瞬即逝的吻,就当成单纯的粉丝福利好了。


 


不过你应该想不到这个层面上,那就算做无心之举也行。


 


——当然,等会儿还是要针对这件事说一下七濑,作为center不能这么不稳重,以后还是要注意场合和人物,不能谁都来这么一下,多了有可能对形象有一定影响……


 


……一织,有时候,你真的是很好懂啊。


 


无意间目睹了全程的和泉三月看着自家弟弟高兴却故作镇定的样子,移开了视线。


 


………算了,不关我事。


 


三月再一次选择了视而不见。 


 


 


————————————————————————————————————---——


 


“这么早训练室应该不会有人吧,我们先练着?”


 


“嗯,先热一下身,不要对肌肉造成太大负担。”和泉一织说着,打开了训练室的门,“新歌间奏时的那段舞,哥哥你动作是不是太轻了?我觉得抬手再有力一点应该会———”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定定地看着前方。


 


和泉三月疑惑道:“一织?怎么不动了?”他踮起脚朝前看去,“有谁在吗?——啊。”


 


陆怎么睡在这儿?


 


和泉三月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一织打断:“……他到底是对自己身体多有自信才会在训练室里睡觉!?强调了这么多次注意身体,哪次他是真正的做到了的!”他脱下外套走向七濑陆,满脸不耐:“说我一天到晚一直骂他,他这样谁看到了不会骂一顿,说我麻烦?有玩游戏玩到两三点表演的时候硬撑着不说还大早上睡在训练室的人麻烦?他脑子到底有没有分寸这两个字啊,真当我愿意一天到晚管着他吗!?”


 


————对啊。


 


和泉三月站在门口,漠然地看着一织给陆披上衣服,漠然地看着一织关上窗户,漠然地看着一织走向自己身后关了门,轻手轻脚,没发出声音。


 


————一织,你就是喜欢管着他啊。


 


“等七濑起来以后哥哥你也说下他,他听我的已经听烦了,你说的话他肯定会反省,说重一点——也别太重了,万一又犯了病那就麻烦了,他药应该在包里,我先去接点开水放着,如果他醒了记得让他先穿我的外套,不要着凉了。”


 


“知道了知道了,一织你别说了,等会儿念也被你念醒了。”


 


三月挥挥手,拿出手机坐在了陆对面的沙发上。


 


“……嗯?”


 


没有动静,三月看向自己的弟弟,不出所料地又看见他看着陆走神。


 


和泉一织抬起手,蹭了一下七濑陆的脸颊,又用指尖点了点,陆皱起眉,砸了咂嘴。他轻笑出声,又换成了轻蹭,抚过眼脸,抚过鼻尖,抚上了嘴唇。表情和动作都难得一见的温柔,可惜陆在睡觉,还是该说多亏陆在睡觉?


 


“……唔…”


 


被骚扰的人终于不堪重负地发出了一声抗议,十分有效地拉回了和泉一织的意识,他愣了几秒,发现了自己在做什么以后闪电般地收回手,转过身三步并两步地夺门而出,满脸通红居然还没忘把门轻轻地掩上。


 


…………………算了,他喜欢就好。


 


面无表情地再次围观了自家弟弟情窦初开的全程,和泉三月长叹了一口气,心塞地揉了揉眼睛。


 


 


———————————————————————————————————————


 


“三月不担心吗?还是说你知道为什么?”


 


“知道啊,而且再过不久应该大家都会知道了。”除了陆,他想。


 


“放心,他这反常吧,对人不对事,不算妖。”


 


只是辛苦了陆,估计得忍我弟弟很长一段日子了。


 


三月喝着酒,有点愧疚地想道。


 



评论
热度(44)
  1. cyan-ice酱爆茄子 转载了此文字
    三月你还好嘛😂

© cyan-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