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爱木村達成和須賀健太一辈子。凛遥是信仰。いおりく是天使。影日是完美。龙樱是真爱。叶黄是闪光弹!策瑜是心肝。慎fo!现在影日刷屏注意。

【一織陸】いおり と りく

天啦噜

_涼勒:

-標題廢


-死神彼氏PARO


-死神彼氏的用語忘得七七八八了


-角色崩壞注意


-總之就是非常莫名其妙


-OK的話我們就開始吧↓


1.


   從實習死神晉升到正式的死神,這段時間並沒有給我什麼實感。被奇怪的校長說只要成為死神就能找到自己想要再次見面的人,那時毫不猶疑地馬上答應了,明明就連自己為何身在此處也不明白......


   「いおり恭喜你啊,以學年第一畢業了。」

   「謝謝,也恭喜你畢業了。」

   「嘻嘻,謝啦 那麼你的新拍檔決定好了沒?」


   「還沒有。」


   「這樣啊,祝你早點找到新拍檔吧。」




   同一屆的同學向我搭話完之後便回到自己拍檔的身邊,我向他揮手道別之後就走到中庭散心。聽完同學的那番話之後,我不禁在意起自己拍檔因為完成了生前的留戀所以就成佛。比起悲傷,我更多的是羨慕......明明清楚自己的留戀是什麼,但我卻不能成佛,見不到那個人。




   就連那個人的生死,我也無法知曉。到底要抱住這樣的留戀在冥府活多久,到底這份無法再次成相的戀情要去到什麼時候?至少,我無法讓它結束......在找到那個人向他說出喜歡為止。




2.


   四季過去,春天再次來臨。


   第二個拍檔也隨住冬季而離去了,傷心也來不及就要決定第三個伙伴。這次的新拍檔是剛剛畢業的新死神,比我小一屆左右吧?我想着一堆有的沒有的事,敲了敲校長室的門聽到應聲就走進去了。




   「いおり你終於來了啊~」

   「下午好,校長。」


   「這次要給你介紹新的拍檔,硬要說的話是學弟吧,不過他去世的時候比你年長一年呢。  


   「校長,把別的死神的私隱隨便說出來不太好吧。還有以前安排新伙伴的事都是讓死神局來處理吧?」

   「這次比較特別,這個死神想你來指導。」

   「總覺得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呵呵呵,說不定你會想要感謝我喔?」




   我稍為有點理解不了校長的話,但這個老人一向都非常莫名其妙,所以我只是禮貌地回應了幾句就靜靜的等待新拍檔的出現。


   咚-咚-咚-


   「請進來吧。」 

   「打擾了。」




   ......當清楚看到新拍檔的容貌時,呼吸和思考都瞬間停止了。為何你會在這裡丶為什麼會這樣丶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個地方。我的腦中有數萬個為什麼在徘徊。




   「向你介紹吧いおり,你這次的拍檔叫做りく,剛剛畢業成為正式的死神沒多久。りく要叫他做前輩喔。」

   「請多多指教,我是りく。」




   眼前的人有禮地向我鞠躬,臉上充滿了笑容。啊啊...沒有錯,這是我要找的人。唯獨這個笑容我是絕對不會認錯。

   「這邊才是請多多指教,叫我いおり就可以了。」

   「那麼之後的事就不用我多說了吧,いおり記得要好好指導新人~」

   「校長和往常一樣隨性呢。」




  りく跟校長開了一下玩笑之後,我們就離開了校長室。一路上向りく講解有關死神要注意的事,他都非常的集中地聽我講話,偶爾聽到不明白的地方會微微歪頭以示不解,這點和以前一樣沒有改變。

   「いおり前輩好厲害啊,居然把學校教過的都背下來了。」

   「剛畢業就什麼都忘記得一乾二淨的你更厲害。」

   「前輩真過份。」

  我們都沉默了一下,然後りく再次開口說話

   「いおり前輩,你還記得生前的事嗎?」

   「突然問別人生前的事,這樣很失禮。」

   「你還記得嗎?」

   りく忽然停下腳步,投向我的視線變得非常認真。


   「我--」


   「いおり前輩,我什麼都不記得了。僅僅記得是我曾經站在舞台上唱歌,還有前輩你的歌聲和樣子。」

   りく......七瀨先生還記得有關我的事,也記得IDOLISH7的事。




   「いおり前輩,我跟你是認識的吧?」

   「是這樣沒錯。」

   「果然是這樣。」




  りく沒有說話,只是無聲地盯住我,像是下定什麼決定一樣再次開口




   「いおり前輩,能告訴我生前的事嗎?來到冥之後有的記憶實在太過少,一直都非常不安。為了想解除這份不安,我才拼命的成為死神,為了能見到前輩。」

   「我什麼都不記得了,確實記得我生前跟你是認識的,但之間的事我忘記了。」




   りく很失落的低頭,我心中突然有了一份罪惡感。我對這個人撤謊了,生前發生的一切我都記得一清二楚。但我不想因為解開了他的不安,讓他記起一切然後完成生前的遺願成佛。不想讓這個人離開我,我無法再忍受那種痛苦。




   對不起,七瀨先生你曾經總是想我任性想我依靠你,這次就讓我任性一次吧。




3.


   過了幾天之後,我跟りく很趕急地迎來第一個目標。以往會在一個月或者一星期前收到通知,這種突發的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這次要送葬的靈魂是一個偶像,團體名字是TRIGGER,目標名字是九条天,也就是りく生前的兄長。




   「いおり前輩,你沒事吧?你的臉色突然變得很差。」

   「沒事,不要擔心。比起這個,りく你不緊張嗎?」


   「一點都不緊張。」


   「真的不緊張?」


    「前輩你再問下去我就真的會緊張啦!」




   我們兩人打鬧着然後推開通往到現世的門。我偷偷看了りく一眼,他並沒有任何異常,就算看完自已兄長的資料也跟看到陌生人的資料一樣。他真的忘記了吧,有關生前很多很多的事。




   一想到這裡我不自覺地牽住了りく的手,當見到九条天並把他的靈魂送葬這短短的時間,他的兄長一定會認出他並告知他生前的事。

   「什麼啊,緊張的明明是前輩你。」

   「啊啊丶的確是呢。」




  因為深知快要再次失去你,所以我無比緊張也無比心痛。




   「雖然你是我的前輩,但說到年齡我還是比你大。就盡量來依靠比你年長一年的我吧。」




   りく用力回握我的手,像是想告訴我「沒關係的,有我在」一樣。這句話,已經好久沒聽到了。好久沒聽到七瀨先生讓我依賴他了。




4.


  我們走到演唱會會場附近的海旁,九条天靜靜的坐在長凳上。像是等待死神降臨一樣,他已經不是完全的活人了。




  りく鬆開本來牽住我的手,然後走到九条天身邊




   「你好。」




  九条天抬頭看向りく,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誰也沒能想到死去的弟弟在自己死前會出現吧。




   「陸......?」

   「你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能看到你的話,也就證明我應該活不了多久吧。」




   九条天沒有回應




   「那個,請問你認識我嗎?」

   「那是當然的,你連自己的兄長也不記得了嗎?」

   「兄丶兄長?」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一下。」




   我終於忍不住開口,兩人都齊齊看向我。




   「九条先生,我們是死神。還有兩個小時你的生命就要完結了,在這之前你有什麼遺願嗎?」

   「遺願?有也實現不了,我已經無法再站在舞台上唱歌了。」

   「至少希望你能選個自己想在那裡安息的地方。」

   「那麼...就讓我回宿舍吧,反正我的病到了未期,突然在家中死去一點都不奇怪。」




   九条天像是放棄了一樣無奈的笑着,然後再開口說:「陸,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不記得了。」

   「那麼和泉君你也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我沒有說話,選擇了沈默,像是對人撤過謊又不想被識破的孩子一樣。




   「在我死前,讓你們想起生前的事吧。」




   「這是我最後能做到的事了。」不知道是否錯覺,隱約聽到九条天說了一句這樣的話。




5.


   我和りく坐到九条天的身旁,九条天開始說起有關我和七瀨先生生前所有的事。這些我都知道的,但我說不出口。相反已經遺失了那些記憶的りく看起來已經漸漸憶起生前的事,終於要變回以前的七瀨先生了嗎......要再次離開了嗎。




   「天丶天にぃ...」

   「看來你已經想起來了呢。」




   九条天伸手輕輕撫摸自己弟弟的頭,像是讓他不要傷心。 




   「對了,說起來陸你死之前也提着和泉君的事。」

   「いおり的事?」 

   「你是發生交通意外而死的,雖然你被送到醫院之後有清醒過一陣子,但很快你就支持不住而離開人世了。在死之前,你一直喃喃自語着"想再次跟一織合唱"。」

   「跟一織合唱......」




   りく一邊重複住這句話,淚水不停的湧出來。九条天嘆了一口氣,然後緊緊抱住りく。




   「傻孩子,想要跟他合唱的人就在身邊,還哭什麼呢。在我走了之後,你也有時間完成自己生前的遺願了吧。」




   九条天安慰完りく之後點頭向我示意自己也該走了,りく抹走眼淚想認真的把自己兄長的靈魂送葬讓他得以安息。在回到宿舍的路上甚至りく唱鎮魂曲的時候,九条天也沒有開口說話,在我準備揮下鐮刀的時候




   「陸就拜託你了。」




   鐮刀揮下,九条天的靈魂也消散了。也許是成佛也許是到冥府吧...




   「再見了,天にぃ。」






6.


   回到冥府之後,りく說想到死神學園的中庭散心,我便跟他走到中庭。是要說再見了吧?任性也該結束,要讓七瀨先生走了。


   「我說啊,一織你的遺願是什麼?」

   「哈?」

   「是不習慣我叫你本名嗎?反正都到了這種時候,死神的名字就不用了吧。還是說你想讓我再叫你做前輩?」

   「不是這個問題,七瀨先生問得太突然了吧。」

   「別婆婆媽媽啦,快點說出來。」

   「七瀨先生還記得Fly away怎麼唱嗎?」

   「當然記得,但你的遺--」

   「You believe 甘えた気持は 」




   七瀨先生看我一個人擅長唱起來也沒打算追問,清了一下嗓子然後接下去唱第二句。




   「I believe捨ててはじめよう」

   「「最初にFly away!」」




   唱到到這時,七瀨先生的身體開始變得透明。看來也已經算是遺願完成了吧?七瀨先生也注意到自己的變化,慌張的開口說:「怎麼你沒變成透明的?你遺願跟我不一樣嗎?」




   「當然不一樣啊。」

   「我--」

   「七瀨先生,我喜歡你。」

   「這種時候還開什麼玩笑......你的身體變透明了!你的遺願是跟我開玩笑嗎?你這個人到底是有多惡劣。」

   「誰跟你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一丶一織...」

   「無論是七瀨陸或是りく我都喜歡着,雖然喜歡七瀨陸的時間比りく還要長呢...」

   七瀨先生臉紅得像個蘋果一樣,嘴巴一開一合像是想說什麼話但又說不出來。




---『請跟我交往吧,七瀨先生。』


     這句話他已經聽不到了,他比我早點成功成佛。這句話就等到轉生之後再告訴他吧。




-END-






   完成學生會的工作之後,我拿起天台的鎖匙走向天台。打開天台的門發現想要找的人躺在天台的一角,不出我所料那個人果然在天台上偷懶啊......

   「七瀨學長。」

   「嗚嘩!是一織嗎,嚇死我了!」

   七瀨學長被我嚇得馬上站了起來。

   「七瀨學長,你好歹也是學生會的成員,能好好幫忙嗎。」

   「休息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你不會,但我會。」

   「這是對戀人,對學長的態度嗎......」

   「正因為我是你的學弟也是你的男朋友,才會對你嚴厲。」




   我掐了一下那個明明是學長但又是自己戀人的七瀨陸的臉蛋,他被我掐得臉蛋開始變紅才拍得開我的手。




   「痛死了!」

   「學長你是個笨蛋,應該不會痛才是啊。」

   「你-這-個-囂-張-的-小-鬼-!」


评论
热度(8)
  1. cyan-ice涼_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啦噜

© cyan-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