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爱木村達成和須賀健太一辈子。凛遥是信仰。いおりく是天使。影日是完美。龙樱是真爱。叶黄是闪光弹!策瑜是心肝。慎fo!现在影日刷屏注意。

【闺蜜组】{叶黄+双花} 是闺蜜,不是朋友啊

杳桑云:

我就是想写上一秒闺蜜掐架老公帮忙,下一秒闺蜜联合掐老公。


无剧情无文笔无意义。






——————————————————————


“你是花,那我就是护花使者,看剑!”


“繁花血景?可烦花血景也不错哦。”




其实最深的友情不一定只能存在于女生之间。


黄少天自觉和张佳乐的兄弟情可深了,一点也不亚于苏沐橙啊楚云秀啊这些妹子细腻的感情。


 


约好了一起搓一顿,并且恶狠狠地损了对方几句,黄少天挂电话的时候还是挺舒服的。


他在和叶修的嘴炮中永远不能体会到胜利的快乐,于是黄少天决定将这种痛苦分担给自己最好的兄弟张佳乐。


“男人的友情又真挚又纯洁!我和张佳乐绝对是一辈子的……”他插着腰站在沙发前,豪气云天地对叶修说。


“好姐妹。”叶修接得又快又准。


“……你想要被打死还是被打死还是被打死。”黄少天挽起袖子。


 


而另一张沙发上,也重复着类似的故事。


“气死我了!”张佳乐挂掉电话的时候头发都要竖起来,“黄少天这混蛋绝对是在叶修那儿吃瘪了,在爷爷这里放肆!”


一直让张佳乐靠着打电话的孙哲平漫不经心地换了个台,“下次见面的时候骂回来就好了。”


“咦,你怎么知道我们约好了吃饭?”张佳乐蛮惊讶地眨眨眼。


“你们这俩好姐妹每个月都得约一次,夏休期更不得了。”孙哲平一脸鄙视,“而且总要我买单。”


“……”张佳乐悲愤地捂住脸,“大孙你和老叶学坏了,一张嘴就放屁。”


孙哲平本来想说放出来的是屁的话那你也闻得也够舒服,结果一脑补就恶心到了自己,索性闭了嘴。


 


“张佳乐你到的也真够早的!花儿都谢了你看你头顶的小花都要枯萎了!”一进门张佳乐就接收到了来自黄少天的爱意,并且对方很矫情地在头顶像模像样做出一个花儿的姿势。


“我……”张佳乐还没来得及回答,身后的孙哲平很不耐烦地替他回答:“张佳乐路上撞到树了。”


“……”黄少天哑炮了,他想跳起来打孙哲平但是觉得孙哲平旁边笑得花枝乱颤的张佳乐更欠揍。


“岂有此理孙哲平你等着!老叶你帮我!”他用胳膊肘捅了捅叶修。


叶修一脸大慈大悲地看着黄少天,然后望了望张佳乐。“撞到树啊,没被树砸死张佳乐你终于幸运了一次。”


张佳乐:“……”


黄少天:“……”


介于叶修一句话黑了两个人,所以没被黑到孙哲平很给面子地哈哈大笑起来。


黄少天和张佳乐异口同声地冲叶修大喊一声“滚蛋。”然后一脸黑线地对视,冲对方吐了吐舌头,也笑了。


 


其实黄少天和张佳乐两个人能凑成好朋友,甚至被戏称好闺蜜,不仅仅是因为俩人都是直直爽爽炮仗一样的性子,更因为——


他们的口味不同。


“张佳乐你竟然要吃咸的粽子?!”黄少天非常不可思议地从菜单点心那一栏上抬起头来。


“怎么了!我咸党我骄傲!”张佳乐一昂脑袋,“甜党滚蛋吧!”


“我靠岂有此理!”黄少天啪叽一把拍在桌上,“咸党这么嚣张,看剑看剑看剑!”


他们吵得非常热闹,而且你一句我一句的,虽然质量不高,但话说的又多又快,就好比两只小怪在对殴,都是攻击力微薄但是血奇厚的主。“叽叽呱呱叽叽呱呱!”包厢的房顶都要被他们掀起来,而且仗着锁门服务员没法进来揍他们,所以还拿着筷子砸人。


“甜的难吃死了!最恨甜粽子甜豆浆甜豆腐脑!”


“我靠靠靠靠靠张佳乐你滚开!咸粽子最恶心咸豆浆更恶心咸豆腐脑恶心到吐!”


他们的斗嘴立刻从甜咸党的战争进化为人身攻击。


“我呸!话唠你烦人!”


“呸个头!张二乐你比我还烦人!”


“黄少天你上次还偷吃了我的奶黄包呢这笔账我没和你算清楚我不姓张!”


“我就吃了我就吃了我就吃了噗噗呸呸你一个咸党吃什么奶黄包!”


瞬时间筷子又在空中飞舞起来,一言不合,拳打脚踢。


 


旁边两只攻高防高的大BOSS觉得他们俩都烦人,而且是神烦。


明明都是渣渣,还乐此不疲整天作孽。


他们嘴上都说着少天你烦死了乐乐你安静会儿,但是心里总归是宠着捧着的,还是忍不住护短,有一句没一句地开始帮衬自家媳妇吵架。


叶修的嘴毒,抓准机会就插一句:“孙哲平你看张佳乐这手雷准心还行不行?霸图收留他可不是为了让F4凑麻将的吧。”


孙哲平淡淡地接话,“我看黄少天这剑使得还不如楼下收碗筷的大妈。”


 


“啧啧,孙哲平你瞅瞅张佳乐,又傻又笨有什么好?”


“你们家黄少天更不好了,又傻又笨话又多。”


“张佳乐……”


“黄少天……”


 他们越说越响,和那厢的战局比起来简直不相上下。


高智商,高攻防。




俩大老爷们儿其实也挺幼稚的,你一句我一句损人家的夸自己的,架势比起刚才张佳乐与黄少天的“你抢我的玩具呜呜呜”“呀呀呀看我打你”的幼稚园斗殴,更像是“你家黄瓜还是我家白菜好”“我家胡萝卜比你家西红柿红”的菜市场大战。


但他们刚吵得舒适,却立刻体会到了一句话,闺蜜都是疯子。


 


上一秒还刀枪相见箭弩拔张的两人停下了斗嘴齐刷刷地望着这边。


“叶修你干嘛骂我们乐乐!”


“大孙你别欺负黄少天他已经够傻了!”


“……你大爷的张佳乐,叶修你更不能欺负我们乐乐了你看他又傻又笨又脑残又逗比!”


“我家黄烦烦就一智商半只鹅大孙你让让他!”




叶修&孙哲平:“……”


叶修&孙哲平痛心疾首:“黄少天/张佳乐,我发现你就一傻逼。”




这下好了,对面两人瞬间抖擞精神一波狂轰滥炸。




“叶修你怎么可以骂我们烦烦呢你活腻了?!”张佳乐骂得义薄云天。


“孙哲平你说话小心点儿!张佳乐虽然傻但你也不能骂他!”黄少天吼得理直气壮。


俩人一副你唱我和的模样,你一句我一句起劲,仿佛刚才打得就要动真格的不是他们。


 


“……”


叶修默默地从裤兜里摸出一根烟满腔忧愁地点上,望着窗外满心都是“不想管了”。孙哲平果断放下了筷子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一脸“我管不了了”。


俩老爷们儿惆怅了半天,默默击了个掌。


叶修自觉一脸大慈大悲:“孙哲平你活得太不容易了。”


孙哲平淡淡一笑悲天悯人:“彼此彼此。”


 


他们的目光落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一起共同分享手机上八卦消息的黄少天和张佳乐,看着他们一言不合就叽叽喳喳地大吵大闹,看着他们抢一盘点心尽管边上一模一样地放着另一盘,看着他们勾肩搭背笑成一团使劲拍对方大腿。比兄弟亲密,却又比姐妹直爽。


就像是狼崽子,窝里斗最爱挑对方的弱点狠狠地咬,但是一旦下雨了,又抱成一团共享一片干燥温暖的洞穴。


 


真应该是“她们”,不是“他们”,没救了。


他们也都笑了。


 


“黄少天,张佳乐,你说你们这对狐朋狗友 ,还有救吗?”


两人听到这句话,一起抬起头来,各自盯着空气想了一想,便转过头相视一笑。




“是闺蜜,不是朋友啊。”




他们异口同声地挪揄自己,不约而同地露出一个傻不拉几的笑容来。





评论
热度(477)

© cyan-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