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爱木村達成和須賀健太一辈子。凛遥是信仰。いおりく是天使。影日是完美。龙樱是真爱。叶黄是闪光弹!策瑜是心肝。慎fo!现在影日刷屏注意。

宁直不屈【卷十二】

浅草若寒:

【BL\总裁文\腹黑攻X傲娇受\欢脱向\R18】




剧透:




“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都不知道克制!”——by 肛肠科某上了年纪的女大夫。




剧透完毕。






【chapter 56】


 


王道道的理智是在最后一刻刹住车的。


 


现在。自己。在做什么?


 


手紧紧的攥住了林寒的衣领,脚尖微微踮起,而眼前不到五厘米的地方,是林寒稍稍有些意外的眼神。


 


所以说。在这个人来人往的长途汽车站的门口。自己。想要对林寒。做什么?


 


“你…”


 


“不是的——”林寒的第一个音节还没发完,王道道就慌慌张张的推开了林寒,快速的倒退了几步,“那个…”


 


解释。必须得解释一下。不然事情就会变得很糟糕。


 


“我、我….”心跳加速,大脑缺氧,智商在固有的水平里发挥到了极限。过了好几秒,王道道才终于憋出了一句话来,“我今天就放过你了…”


 


林寒扬起了眉毛:“放过我?”


 


“没错!下次你再说这种奇怪的话…我、我就揍你…”王道道哆哆嗦嗦的说完了这句本该气势恢宏的台词,立刻转过了头去,大步走向了出口。


 


能听见林寒的脚步声跟了上来,也能能感觉林寒的视线像是烙铁一样烫着他的后脑勺,可是现在不是回头的时候。


 


淡定。自己一定要淡定。一定要摆出最冷淡的一面让林寒觉得自己刚刚是想揍他。


 


不是想吻他。


 


于是,整个返程路上,王道道在副驾驶上努力的摆了一路“我不想说话”的臭脸,想要把刚刚的事情毁尸灭迹。而令人意外的是,林寒竟然非常识时务的并没有再追究什么,只是一直沉默的转动着方向盘。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街道两边的路灯也逐次亮起。因为一直和林寒是零交流,王道道也渐渐开始有些无聊。他习惯性的像平日那样刷了一下微博,感受了一下来自宋晓文屠版式的秀恩爱,又一脸是汗的删除了几条林暖“嫂子长嫂子短”的日常关心,接着压力山大的翻过了BL分部同事的关于他和Justice的各种热切讨论,最后百无聊赖的望向了车窗外的街道。


 


然后王道道石化了。


 


“那个…”王道道呆呆的看着窗外陌生的景色,“回去…不是这条路吧?”


 


没有回答。


 


林寒带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转动着方向盘,而市区的灯火因为车的加速而在背后越甩越远。正在开的这条路冷僻又荒凉,而且几乎是一直在上坡,也不知道是通往什么地方,让王道道心里不好的预感疯狂升级了。


 


诱拐?绑架?贩卖人口?还是说谋杀?碎尸?藏凶器?


 


各种脑补之下王道道开始慌了:“你…要去哪儿啊?”


 


依旧没有回答,因为林寒过分平静的沉默,诡异的气氛开始蔓延了。正当王道道慌不择路琢磨着到底是跳车还是打110的时候,车突然停了下来。


 


“哎哎哎!!!”被林寒拽出车厢的王道道这会儿是真的被吓到了,声音都在抖,“你、你到底是——哇!”


 


最后一个感叹词是下意识里发出来的。


 


王道道眼前出现的,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风景。因为所处的地方地势非常高,视野也相当辽阔,脚下的市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一个发光的棋盘。路灯组成了在明亮的网格,车水马龙变成了星罗密布的的棋子。在深蓝色的天空下,数以万计的灯火在低矮的云层之间反射着稀薄的天光,宛如一层流动着薄纱。


 


“这座山本来是打算挖平盖别墅的…”像是终于想起来要解释一下现状,林寒平静的开了口,“不过我发现了这块地方,所以就改成了瞭望台…”


 


只是简单的几句话,王道道还是彻底的镇住了。MD果然是壕无人性!想他王道道逼格最高的时候也只是花了五十块钱上了一次电视塔隔着玻璃墙看了看夜景,人家土豪就直接就买了座山,想怎么看怎么看,变着花样的看…


 


“这里风景很漂亮,也没有人…所以…”


 


远离了城市里的嘈杂,林寒声音听起来干净又明晰,而他望着王道道的眼睛里倒映着远处的灯火斑斓,莫名的有些蛊惑人心。


 


“…不用放过我也没关系。”


 


不用…放过…


 


哎???


 


王道道的脑回路转了几个弯才明白林寒的潜台词,几乎是一瞬间,不知名的热度从脸颊烧到了脖子根:“那个,我刚刚是…”


 


“是想揍我…”林寒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仅有的两个选项,“还是想吻我?”


 


我现在是想揍你。王道道愤愤的想。可是巨大的羞耻心让他根本不敢对上林寒的视线,他只好故作镇定的别过了脸选择了第三条路。




“你无不无聊,我要回去了!”


 


“现在就回去吗?”像是早就猜到了会有这样的反应,林寒悠闲的往引擎盖上一坐,钥匙在手指上打了个圈,“难得我开车到这里来了,总觉得什么都不做就回去挺亏的。”


 


亏你妹啊!老子又不是出来卖的!


 


王道道深呼吸了好几次总算是压制住了骂人的冲动。他再次扫了一眼远处灯火明亮的市区,又看了看淡定的把玩着钥匙的林寒,终于明白了自己是陷入了怎么样的境地——这个鬼地方除了风景好这一个优点之外是前不着村后也不着店,而且眼前唯一的交通工具的钥匙在林寒手里。考虑到林寒良好的耐心,自己要是不做点什么大概真的会在这个荒郊野外吹一晚上冷风。


 


于是,现在就只有二选一了。


 


王道道终于期期艾艾的开了口:“要是我揍了你…你会生气吗?”


 


“会。”林寒非常干脆的点了点头。


 


靠!本来就是二选一还抹去了一个选项,这简直是逼良为娼啊!


 


左思右想也找不到PlanB可选,王道道只好无奈的认了命。不过只是亲一下,也不会掉块肉,更何况之前也亲过那么多次了,多这一次不多,少这一次不少。就当是自己在做慈善了。


 


自我心理安慰结束,王道道心一横,上前一步按住了林寒的肩膀。因为林寒是坐在引擎盖上,身高差也逆了过来,不至于要让他死命的踮脚。但是那个带着笑意看着他的深灰色眼睛还是有点讨厌。


 


“…你、你先把眼睛闭起来。”


 


“啧。”有一瞬间,林寒眉头挑起,似乎是想要吐槽一下王道道这个幼稚得如同小学生一样的要求。但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很快顺从的阖上了眼。


 


很好,准备工作就绪,接下来就只剩蜻蜓点水的碰一下,他就能回去睡个好觉了。想到这里,王道道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凑了上去。


 


距离一寸寸的在贴近,虽然还没有物理上的接触,林寒身上的体温和味道却已经隔着空气开始传递了。温热,潮湿,带着林寒身上那种沐浴露的清淡花香。再近一点,还能隐约感觉到漱口水的薄荷味。对了…林寒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漱口水来着,应该是个外国的牌子…好像…是个L开头的单词…


 


已经无法思考了。


 


王道道闭上了眼睛。他的周围太过安静,太过昏暗,所有的感官机能几乎全部停止,连呼吸都被提了起来。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唇间柔软相贴的温度。


 


原来这就是主动吻别人的感觉。


 


有一点点丢脸。又有一点点高兴。而且…时间轴像是被无限拉长,心脏的鼓动听起来清晰又缓慢。


 


现在自己脸上会是什么表情呢,呃,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超蠢的。而且自己压根没什么吻技,林寒那个身经百战、里里外外都黑得能挤出墨水的人一定正在心里暗自嘲笑吧。


 


靠!真想知道林寒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要是那家伙胆敢露出一点嘲笑意味…他王道道一定会狠咬一口报仇雪恨!


 


王道道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在鼻子都会碰到鼻子的狭窄距离里,可以清晰的看见林寒长到不像话的睫毛,和随风轻轻晃动的额发,它们在稀薄的天光下晕染开了一片细密阴影,让林寒闭着眼睛的脸看起来温柔得不可思议。


 


明明对方是个男人。


 


王道道再度闭上了眼睛,像是被什么东西蛊惑了一样,轻轻环住了林寒温热的脖颈。


 


明明自己…也是个男人。


 


【chapter 57】


 


王道道陷入了恋爱期,这是BL分部职员的共识。


 


先不提已经被披露已久的王道道本人后背上的“爱的印记”,几天前早上那个看起来像是被蜜蜂蛰了一样红肿的嘴唇也足以让人浮想联翩。加之他在《绝对执行》的二期计划会议上长时间神情恍惚的发呆和时不时的满脸通红,渐渐的连完全不八卦的刘羽熙部长也开始觉得王道道和Justice的绯闻也并不是那么空穴来风。


 


而让这件事情铁板钉钉的是,是刘羽熙在某天借用王道道的笔记本电脑查《绝对执行》的网评的时候,看到了一条这样的网络浏览记录。


 


“当受会很疼吗?NO!小M老湿科学讲堂:教你如何获得被插入的快感。”


 


那一瞬间,刘部长感觉自己下巴有点脱臼。好在刘部长一向是刚正不阿,她很快定下心来安慰自己道——这个记录根本说明不了什么,也许只是不小心手滑点错了黄色网站…本着工作要紧的严肃态度,刘部长很快忘记了这个小插曲,开始仔细研究起了网络销量。


 


Check完亚马逊阿里巴巴之类的贩售链接后,是公司的淘宝网专页。刘部长正准备在搜索框里打入关键词,检索表里却再度出现了高能的词条——


 


“无痛扩张器”、“无痛肛塞”、“无痛按摩棒”。


 


这下刘部长的24K镀金钛合金狗眼彻底被闪瞎了。


 


说实话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工作上她是很干练稳重,但是遇到私人的事情就完全没了气场。本来她也想要不要装作没看到,可是王道道毕竟是帮助了她度过最艰难的关口的人。面对着理论知识如此贫乏只能求助网络的王道道,刘部长的同情心像是洪水一样泛滥了。


 


于是,当天下午,BL分部的核心成员包括部长、策划、编剧、画师、背景师、程序师、作曲组组长、配音组组长等人全体集合,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


 


会议主题为“如何利用我们有限的资源帮助优秀员工王道道解决‘后顾之忧’”。


 


整个下午,王道道的那个无辜的笔记本的USB被数十种不同颜色不同款式不同型号的移动储存设备又插又拔。而在五个小时之后,当王道道晚上在家打开电脑的时候,他惊恐的在桌面发现了如下文件夹。


 


“技术资料—背后注意—加油学吧—请叫我雷锋”


 


“老娘收藏的36G的BL漫全在这里了—祝你性福”


 


“科普文合集—内含按摩棒等各种器具的用法—有SM内容慎点”


 


“情趣play网店地址推荐—都是包邮的”


 


王道道无声的爆炸了。


 


他依稀想起来了因为那天主动亲了林寒又拼死抵抗了林寒把他摁到车里啪啪啪的兽行之后连续做了好几天的春梦于是手贱的在笔记本上查了一下男人之间的啪啪啪,而今天下午那个沾染过邪恶力量的笔记本在更加邪恶的BL分部度过了一个下午。


 


MD为毛我当初没有删除历史记录!!!


 


王道道努力憋住了即将奔流的眼泪,默默的把所有文件全部拖入回收站,接着去微博上用最难听的词在宋晓文的某条自拍下骂了个痛快,最后无视了刚刚到家在门厅和狐狸亲亲我我的林寒,气鼓鼓的下楼买了份平时最舍不得买的牛排便当。


 


等躺在床上吃完夜宵,补完本周新番之后,王道道感觉自己心情好多了。


 


反正他只是纯属好奇的研究了一下而已,只要他不承认,这些蛛丝马迹也不能说明他就是GAY。更何况他的确和Justice什么都没有,那些人也肯定猜不到林寒——不!他和林寒也没什么!关于林寒的那些春梦只是纯粹因为是积得太多而已!绝不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什么!!!


 


不知为何,王道道心中突然怒气横生。立刻打开了慕容私语的最新大作——《白衣天使的诱惑》,开始了好久不做的撸管大业。


 


慕容私语的这部新片是近年来非常难得的佳作,卖点除了大胸黑长直之外还有护士服的play,光是看着那短到可以看见内裤的包臀裙,王道道就可耻的硬了。


 


很好。自己对女人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


 


王道道愉快的切换着不同速度的手动档,感受着视觉、听见和触觉带来的三重刺激,正打算就这么愉快的射出来,却没想手速太快无意识搔刮到了更下面的地方。


 


那一瞬间,王道道的感觉是——自己的菊花好软。


 


和被林寒摸的感觉不一样,自己摸那儿一点都不刺激,只是觉得很柔软,而且那里摸起来并不像是脑补的那种紧绷的皮肤,而是有点松软的小坑。


 


果然是自己的生理知识太贫乏了吧,居然会觉得那个地方是紧的,要是真的那样自己肯定会便秘到死,更何况林寒那么大个家伙都曾经进去过。


 


呃…总感觉…想到了什么不该想的事情。


 


王道道涨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手。明明是在撸管的最后关头,他竟然渐渐丧失了撸一发的冲动,画面上慕容私语的诱人表情也再也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而自己从来没有碰过的菊花开启了王道道的好奇心。


 


他的手指很快向下再次探到了刚刚一触而过的凹陷处。那里就像是棉花一样柔软,而且温热。感觉非常容易就可以捅进去。


 


捅进去就会舒服?


 


不只是网上的帖子那么说,自己配的那个BL游戏里也有这样的台词,可是这种事情如果不是亲身实践一下根本无法得出正确答案,而且搞不好林寒那天没憋住就会来硬的…在此之前,自己也应该做点什么准备工作吧?




反正自己的手指也挺细的。


 


于是,等王道道发现自己的手指鬼使神差一般探进去的时候,一切的挽救已经来不及了。


 


 


【chapter 58】


 


在王道道发出那声高达150分贝的凄厉惨叫后,第一个进入案发现场的是还端着狗粮的林寒。


 


 “我、我没事!”已经疼得脸部肌肉变形的王道道慌慌张张的喊了一句,然后立刻用被子盖住了下身,“你…你先出去…”


 


而林寒显然不是这么好糊弄的人,他只是一言不发的掀起了被子,然后把目光对上了王道道的腿间。


 


“别…别看!”王道道羞耻到了极点,慌忙用手护住了重要部位,却没想刚刚碰到痛觉的源头,立刻有温热的液体滴到了手上。


 


腥腻、散发着铁锈味的红色,只有可能是血。


 


王道道顿时眼前一黑。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都不知道克制!”王道道醒来所听见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听起来年纪挺大的女人异常严厉的声音。


 


克制…克制什么?王道道迷迷糊糊的想,话说这里好重的消毒水味儿…是在医院吗?自己怎么会来医院了呢…


 


“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这个声音是林寒吧?怎么…林寒居然在和谁道歉吗?啊哈,那家伙也有认怂的时候?真想看看那个画面啊…


 


王道道缓缓睁开了眼睛,过了好几秒才渐渐适应了日光灯的亮度,视野也清晰起来。


 


头顶是一个正在滴答水的点滴瓶,顺着输液的管子,他看见了自己插着针的手,然后是握着自己手指的林寒。在对上林寒深灰色眼眸的一瞬间,王道道的智商和记忆终于一起上线了。


 


同时上线的还有屁股里面传来的隐隐的疼痛和浩瀚如海的羞耻感。


 


MD…这下真的是百口莫辩了!后面疼得要命就算了!还被林寒看到那种画面!现在又因为屁股开花进了医院!而且刚刚林寒和那个大夫的对话是几个意思!什么叫“年轻人不知道克制”!什么又叫“我以后一定会注意”!这不是说得像是他被人捅出血送医院来了一样吗!大夫你给我回来!听我解释啊!


 


等等…如果解释的话他要说点啥呢?难道去告诉别人是自己把自己的菊花给捅破了吗?


 


王道道咬着被角嘤嘤的哭了。


 


“醒了?”覆上王道道额头的是一只温热的手掌,也许是因为面对着病号,林寒的声音显得分外的温和,“还疼吗?”


 


“别憋着了。”王道道别过了脸,“想笑就笑吧。”


 


“…..”不知是无奈还是真的觉得好笑,林寒发出了一个短促的气音,又开了口道,“你想要解释一下到底是这么回事吗?”


 


“不想。”王道道没好气的撇撇嘴,“我现在没什么事儿了你也可以先回去了,医药费什么的我回头会还给你的。”


 


“哎?还真是硬气啊…”林寒的语气里带上了揶揄的笑意,“那药你也可以自己上咯?”


 


“药?”王道道愣了一愣,转过脸来,这才发现林寒手里还拿着一只看起来像是某种软膏一样的东西,他顿时有了种非常不妙的预感,“这个…是要涂在…”


 


“涂在你流血的地方。”林寒很快接话道。


 


大约有一分多钟的沉默,然后王道道坚决的摇了摇头:“不用,我相信我自己的愈合力!”


 


“肠壁的伤口可是很难好的,而医生说了像你这么大的裂口,起码要涂一个星期。”林寒说着,唇线微微一扬,“顺便一提,刚刚我已经帮你涂了今天的分量。”


 


王道道气得哆嗦了许久才蹦出了“无耻”这两个字。


 


“我这是助人为乐。”林寒淡定的收起了药膏,顿了顿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既然你这一个星期都上不了班,不然和我去一趟伦敦吧?”


 


“哈?我为什么要去那里啊?”王道道瞪大了眼睛,“而且…我都这样了还怎么出门?”


 


“嘛,飞机上也是有卧铺的。”林寒起身揉了揉王道道的发顶,似乎已经完全打定了主意,“那我现在去订一下机票。”


 


“哎?等等!”王道道大惊失色,“我、我没说要去啊——”


 


“对了,你的护照放在哪儿?”


 


“我压根儿就没有护照——”


 


 “这样啊…”林寒了然的点了点头,“那你今晚就先在病房将就一夜,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去机场。”


 


“啥?你难道让我偷渡吗——”


 


“子芽在外面,有事可以找她。”


 


“MD林寒你有没有听人说话!”


 


“有啊。”已经一步跨出病房的林寒回过头来用史上最为平静的口吻补了最后一刀,“还有,我爸妈在伦敦。”


 


 


【chapter 59】


 


一直到感受到飞机起飞的轰鸣和失重,王道道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要出国了。而且是以趴着的姿势。


 


身下的床垫又大又柔软,伸手就能拿到饮料和零食,眼前的平板电脑还能上网。这就是土豪坐飞机的感觉。MD自己果然是被林寒包养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根本生不起气来,只是觉得分外的紧张。


 


没错,因为林寒说…他爸妈也在伦敦。


 


所以这是见家长吧?一定是见家长吧?只有可能是去见家长吧?MD明明连恋爱关系都没有确定你TM带我去见个毛的家长啊!


 


王道道气鼓鼓的瞪了一眼坐在床单另一边带着耳机玩游戏的林寒,然后再度把视线投回了邮件回复的页面上。虽然是请了假,但是能远程做的工作他还是一点都不想偷懒。况且这个舱位的空姐相当的漂亮,他也想给人留一个好印象,起码要让人看见自己是在认真工作,而不是像林寒那样不学无术的玩游戏。


 


话说,到底是什么样的游戏才能吸引林寒玩的这么投入啊?都快玩了一个小时了…王道道忍不住伸长脖子往林寒的平板上瞟了一眼。


 


然后他整个人就卧槽了。


 


MD那个画面是啥?为什么这么眼熟!而且那上面的滚动的字…不就是他在《绝对执行》里念过的台词吗!没有任何犹豫,王道道刷的一下抢过了林寒戴着的耳机,然后不出所料的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不要…好热…快要融化了…”


 


我了个大槽!


 


王道道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涨红了:“你…你不许听…”


 


“那样我会很无聊的。”


 


“那就就找点别的事情做啊!”王道道没好气的顺手抢过了林寒的平板,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点“退出游戏”,就有一只手松开了他的裤带,“等等!你干嘛…”


 


“如你所说,正在做别的事情。”


 


“神经病!这可是在飞机上….唔…”


 


长裤被扒到大腿的一瞬间,林寒的嘴唇堵了上来。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都是完败,等王道道被吻得七荤八素的时候,内裤已然被扒拉了下来,臀缝间也传来了冰凉的触感。


 


这是…在上药?


 


想想那个表情严肃的女大夫的确是说过了每天早晚抹两次。不过上药就上药…干嘛还突然吻上来…简直是接机占便宜嘛!王道道恼火的推开了林寒侵犯性的嘴唇,正要严词拒绝,但是一出口就变成了甜腻到过分的呻吟。


 


“嗯…啊…”


 


“叫这么大声的话外面可是会听得见的。”林寒说着又故意把手指按上了菊花处的凹陷,接着贴近王道道满是潮红的脸,轻车熟路的在那颤抖的嘴唇上轻舔了一圈,“需要我帮你堵上吗?”


 


“不…不要!”王道道又羞又恼的低下头把脸埋进了被子里,“我自己能忍住,你TM快点抹!”


 


“快点?”


 


像是为了回应王道道的那句气话,林寒的手指灵巧而快速的把凝乳一样的药膏揉了开来,接着,接着药膏油腻的润滑,那只白皙的手指顺势探了进去。


 


那一瞬间,王道道感觉有些东西真的不是自己忍得了的。


 


比如说,自己的手指插进去的时候,那种痛到不得不哀嚎的疼痛感。


 


又比如说,林寒的手指进来的时候,那种爽到快要射出来的快感。


 


“…呃嗯…”虽然已经努力的咬紧了被子,声音还是不可抑止的流泻了出来,王道道的腰一热,下半身的小兄弟立刻硬邦邦的抵上了床单。


 


“你的前面…需要我帮忙解决一下吗?”


 


“不、不要!”王道道的声音都开始战栗了,“你…你快点弄完…啊…”


 


如果知道林寒在他体内活动的手指所带来的刺激会有多么激烈,王道道是万万不会说什么“快点”之类的话的,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无论是林寒是抽出来,还是探得更深,亦或是曲起手指顶着内壁,只要是被触摸到的地方全部燃起了可怕的热度,而且混合着一跳一跳的痛感。但是再剧烈的疼痛,也和内壁被摩擦带来的让人心痒难耐的酥麻感完全不能比。


 


被咬住的床单早已经浸满了唾液,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粗重,不知道是想要逃开林寒的手还是希望他插得更深一些,王道道的腰下意识抬高了许多,背部的曲线绷紧的同时,让王道道的手指也深深的嵌入了床垫。


 


“…不要…”


 


忍不住。


 


“…太、太快了…”


 


根本忍不住。


 


“别…嗯…别碰那里…”


 


被林寒的手指摁住肠道里某一处的时候,王道道已然忘了这只是在上药。每一个感官的参数都卡在要命的临界点,不断撩拨着他紧绷的最后一根弦,而现在,那根弦已然断裂了。


 


泪眼迷蒙间,那种叫理智的东西彻底的崩裂成了碎片。王道道抵在枕头上的脸稍稍抬了起来,像是努力的在寻找着什么,然后,在对上那双深灰色眼眸的瞬间,他颤抖的手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的拽住了林寒的衣领。


 


“快点…”


 


王道道拼命的喘息着,然后从喉咙的最深处里挤出了他以为他永远都不可能说出来的台词。


 


“快点…吻我…”


 


 


【chapter 60】


 


王道道不记得自己射出来了多少,只记得最后整个人瘫软在林寒怀里时差不多已经是精尽人亡。


 


昨天晚上在医院屁股疼了一晚上,加之还担心林寒真的把他拐去见父母,王道道几乎没怎么睡。困意在精力的释放之后往往来得更加疲倦。于是等王道道再度睁开眼睛,他不仅仅是下了飞机,甚至已经躺在了一个足以吓尿他的房间里。


 


金红相间的四个床柱,深红色的床单,绘满复杂花纹的床顶,以及充满质感的布艺床帘,王道道就躺在这种只在电影里才见过的床上。


 


我一定是在做梦。


 


王道道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也许是抹过了药膏,屁股已经并不怎么疼了,只是腰有点发软。他慢慢的蹭下了床,目光从地上厚重的地毯慢慢的挪向了墙壁上几幅静物的油画,然后定格到了半掩的窗帘上。


 


“卧槽?”


 


窗帘被扯开的瞬间,印入眼帘的是一个像是城堡一样的建筑物。因为时差的关系,现在正是傍晚,绯色的夕阳静静的照耀着那些一看就是上了年头的砖瓦,教堂一样的尖顶,还有好几个悬空的回廊。


 


自己正在这样的建筑物里面。


 


虽然他知道林寒有英国血统,也猜到了他在英国有豪宅,可是这个豪宅未免也太TM壕了吧!难道林寒爹妈是英国女王的远房亲戚吗?


 


王道道的目光怔怔的收了回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世界和他简直太格格不入了,光是这样光脚踩着人家的地毯,他就觉得——


 


“您已经醒了吗?”


 


突然传入耳朵的是一个亲切而温和的男声,王道道循声望去,在被推开的门后是一个看起来约莫三十岁金发碧眼的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还带着白手套。和王道道视线对上的同时,他露出了非常恭敬的笑容:“我是林寒少爷的管家Ryan,您在英国的这几天的饮食起居都会由我来服侍。”


 


王道道呆呆张大了嘴巴:“你…你会说中文?”


 


“会一些。”Ryan微笑着走了进来,浅浅的鞠了一躬又继续解释道,“林寒少爷现在正在处理一些家务,可能会迟一点来见您。在此期间您可以先行沐浴,之后我们会安排晚餐。”


 


说完,Ryan从房间的衣柜里捧出了几件叠好的衣物和毛巾,又补充道:“少爷提到过您的行动不太方便,所以在沐浴的时候请务必让我帮助您。”


 


本来之前的话都已经努力的在消化了,可是听到这最后一句,王道道还是有些不自在的退了一步:“洗澡的话我、我自己洗就行。”


 


“请不用介意。”无论是Ryan脸上的笑容,还是他说话的语气都非常的诚恳,“作为一名管家,侍奉无法自由行动的客人洗澡也是工作。”


 


“……”王道道终于哑口了。


 


一个是人生地不熟,二个是也不懂人家的规矩,所以拒绝起来也比较费劲。于是,王道道乖乖的任由那个笑容可掬的英国小哥帮他脱光了衣服,然后微红着脸蹲进了浴缸里。


 


好在林寒是给自己安排了个男管家,要是派个漂亮的小女仆过来帮自己洗澡,自己是绝对会扛不住的。王道道看着镜子里倒映出来那个英伦风情的硬朗侧脸,忍不住这样想到。




不过虽然是男人,Ryan手掌的力道却非常温和,而且擦洗的时候还顺带按摩,让王道道本来有些紧绷的肩胛骨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您这里也有一块birthmark呢…”毛巾抹过背部的某一处时,Ryan突然道。


 


Birthmark?那是什么鬼?王道道英文听力从初中开始就没及格过,但是结合这个语境,还有隐约听出来的“…mark”——MD莫不是林寒又在自己背上留下了牙印?


 


“那个不是——”


 


“…就像星星一样。”


 


“哎?”


 


王道道愣了一愣,终于明白Ryan是指的什么了。他右肩胛骨的下面有一块星型的胎记,小的时候那块胎记红得非常明显,而且在游泳班里的时候还有人嘲笑他是皮肤病,让他很长一阵子都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脱衣服,也不喜欢被人碰后背。但是随着长大以后,那个星星就越来越淡了,现在几乎是淡到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的地步,所以王道道自己也把这事儿给忘了。


 


“你刚刚说‘也’…难道林寒也有一块?”


 


“林寒少爷的一位朋友也有。”Ryan笑了笑,“很久以前曾经来这里做过客,当时也是我服侍的。”


 


“是吗…”王道道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有胎记的人这么多总是会撞上同款的,这一点他倒是一点都不惊讶。比起这些无聊的事情, Ryan现在的按在自己腰上的手也太过奇怪了。力度比刚刚大了许多不说,总觉得…摸得好色情啊…


 


“…嗯…”腰眼被按住的酸麻感一上,王道道忍不住哼出了声音来,“轻…轻点…”


 


“声音…很好听呢。”


 


呃…这是在夸他?现在要说谢谢吗?王道道正在犹豫着,那只本来在他背后的手就突然摸向了胸口,轻轻的揉捏了起来。


 


“这么好听的声音…真想听你哭出来啊…”


 


哎??????????




因为震惊过度,王道道差点身子一歪被洗澡水淹死。而下一秒,Ryan的手臂已经牢牢的架住了他,带着浓郁的男性荷尔蒙的吐息也热烘烘的喷到了他的脖子上。


 


好恶心。


 


“你、你TMD给我放开!”


 


王道道像是遭遇强奸犯一样的叫嚷并没有让Ryan停下手,反倒像是彻底勾起了他的兴趣。慌乱躲闪的身体被一只手掌按到了浴缸边缘,脑袋也被另一只力道惊人的手掰了过去,在咫尺的距离里,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似乎打算就这样吻下去。


 


好恶心。


 


如果不是林寒的话…这种事情简直恶心到死。


 


“哗啦!”


 


用吃奶的力气酝酿出的一个巴掌还没有打出去,王道道就感觉自己被人从水里提起来了,接着有一件带着熟悉花香的外套裹住了他湿漉漉的身体,然后他的视野里就只剩下了林寒轮廓僵硬的侧脸。


 


“He is not available.”林寒的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冰冷温度响了起来,“My dear brother.”








 【第十二卷 完】




_(:з」∠)_没有到本垒,还有了情敌,目测会有一大波人和我友尽了...




蹲角落瑟瑟发抖ing。

评论
热度(163)

© cyan-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