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爱木村達成和須賀健太一辈子。凛遥是信仰。いおりく是天使。影日是完美。龙樱是真爱。叶黄是闪光弹!策瑜是心肝。慎fo!现在影日刷屏注意。

【叶黄】错过(私设有/时间线有点乱/虐)

真的看哭了TUT,,,,,

络灰:

错过


 


前:


 想说说这个梗来自于【长歌行】,夏达的漫画,中间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啊。”觉得世界上的所有痛苦就在于,后悔,时间也不可能倒流。错过不过是自己的逃避,过错才是最真实的痛苦。


 


私设有,死亡有,有关医学方面ooc请立即打脸,谢谢指导。


 



 


时针走过几轮,发间白了几寸,世间换了几代人。


 


走了不同路的人,世界与时间便永远不能再次重叠。


 


最遗憾的,是在最好的时光里,丢了最好的人。


 



 


疼。


 


像骨头被打碎了一样,绞着肉与血在身体中翻滚着,汇集在肋骨下方,那一个小小的器官上,如同撕裂身体一般的痛苦。他用骨节分明的手,狠狠地按在肚子上,咬着牙忍耐,心情也在不断的焦躁升温。


 


这已经是黄少天这周内第三次胃抽搐着疼了。


 


他尝试了很多办法,吃西药,补中药,不停的喝热水,结果都是一次次的往厕所跑。看着跳到凌晨三点的电子表,他想着今晚估计也是像以前一样。能稍微感觉舒服一点后,黄少天坐在沙发上,顺手拿了个抱枕,蜗成团塞在肚子外抱紧,把自己尽力团成个球,让肚子能更舒服一点。


 


偶然听见卧室里稀稀疏疏的声音,黄少天都是瞬间摒住了呼吸,生怕被人发现,之后听到卧室里再度安静,他才敢撤了一口气,身体放松后才发现背后已经湿透了。


 


联盟里最强的机会主义者竟然被小小胃病折腾得满身是汗,这说出去会不会笑死一大片?


 


黄少天根本不去想这个问题。这对他来说没有意义。


 


只是……


 


叶修就在仅仅一墙之隔的卧室里,他这两天为了战队的事已经很累了,今天好不容易不通宵早点睡了觉,要是因为自己再把他吵醒,黄少天自己脸上都顾不住。所以在他疼出一身冷汗之前,就摸索着出了卧室门,之间还被凳子撞到了膝盖,疼得他在黑暗中呲牙咧嘴。


 


胃又开始隐隐约约的抽着疼,黄少天小声嘀咕着“这特么的又来了!”又把抱枕往进塞了几分。


 


叶修不知道他胃疼,从来不知道。黄少天也没打算让他知道。


 


本来以为只是那几天吃坏了肚子,所以每次都是以“拉肚子了没事”这样的借口逃过叶修的盘问,结果就一瞒瞒到了现在。


 


躲在只有一盏温暖地灯的偌大客厅里,黄少天觉得自己就像是躲在壳里的蜗牛一样,蜷缩在黑暗中,唯一的暖光却照的他脸色苍白,映着那张倔强的咬着下唇忍耐的面孔,让人看了难免心疼。


 


他忽然觉得有点冷,尽管外面还是蝉鸣起落的盛夏伏天,他却觉得冷。


 


“就穿个衬衫坐这吹空调啊,你不受凉谁受凉?还是你想展示一下哥的男友力,给你买了大频率的空调?”调笑的声音传来,同时一条毯子就盖在了黄少天的头上,将他整个人包裹住。


 


“卧槽老叶你说谁——”回击已经成了黄少天的本能,吐槽的话刚出嘴,他就发觉不对。卧槽?!老叶?!


 


心急确认的他顺势狠狠转了个头,想看看到底是不是那张脸,之后就听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卧槽我的脖子!!!!!!!”


 


叶修赶紧把黄少天捞进怀里,生怕他再整出什么茬子来。“我说,少天,你为了见哥也太积极了。瞧瞧这脖子,啧啧啧啧啧。”


 


叶修一句话五个语气词瞬间惹毛黄少天, 一边顶着扭了的脖子还一边瞪着叶修,嘴上还不忘记反击:“你妹你妹你妹!!要不是你突然出现谁会扭到脖子啊现在还反过来怪我老叶你心太脏啊!!”


 


“行了行了,”叶修也微微勾起嘴角,扶着黄少天嘴上还不忘叮嘱着:“先到卧室里,就说睡到一半人怎么不见了,差点吓死哥。”


 


黄少天撇撇嘴,小声嘀嘀这说:“也没见你害怕成什么样子……”之后就起身,准备扶着脖子走进去,突然像一阵电流穿过一样,胃又开始闹腾,他几乎是反射的“撕——”了一声,叶修马上就感觉不对,问道:“怎么了?肚子疼?”


 


黄少天咬咬牙,犟着脾气说道:“没事!忽然站起来脑子缺氧。”然后就慢悠悠的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扶着脖子往房间里挪。


 


叶修挺想吐槽黄少天不会骗人的,但终究只是笑笑,转身关了地灯,去了厨房。


 


既然他不想让自己知道,那就当不知道吧。


 


只要他好,就好。


 



 


疼。


 


还是疼,就算从客厅挪到了卧室房间里,靠垫变成了被整成可怕模样的被子,可是疼痛还是没有丝毫减轻,甚至还有点加重。黄少天甚至想过,往肚子上狠狠地来几拳会不会好一点,可事实证明,他现在连来几拳的劲头都没有了,只能缩在被子里,一个劲捂着肚子。


 


卧室因为睡觉的原因,空调温度并不是很低,而黄少天的衬衫,几乎已被汗水浸透,贴在背后,微微渗着凉意。


 


这个时候,老叶跑到哪去了?


 


黄少天有点赌气的想着。


 


像个被抢了糖的孩子一样,眼里泛着委屈,明明自己在这里这么难受,他也不过来安慰一下。本来就因为他的琐事太多不打算麻烦他,结果还真就什么都没有,真是……满脑子荣耀没情调!!


 


黄少天在这边不停地数落着叶修,不停的抱怨,一脸“我委屈我难受没人管我”的孤单样儿,结果叶修一进来还真被吓住了,想着今天是怎么回事啊,我没干什么事惹他不高兴了吧……


 


叶修这么一愣,黄少天也愣了,看着叶修端着一盆热水,想着敢情刚是弄这去了,然后就问道:“老叶你这是要干嘛让我把那盆热水喝下去么?”


 


叶修扯扯嘴,看着已经回复正常说话方式的黄少天说道:“喝?我还嫌浪费水呢,赶紧乖乖躺着。”说完就转身出了房门。


 


黄少天还真就老老实实躺平躺在那里,只不过手还是没有离开肚子。过了一会,叶修手里拿着一团看上去像是毛巾的东西走了过来,看着黄少天就那么视死如归的直挺挺躺在那里,不禁笑出声,而后又无奈的摇头:“少天,哥是要把你怎么样啊你紧张成这样?”


 


黄少天想说不是你而是我特么肚子疼得不行了,但是因为实在是没有力气再和他闹了,所以就当做没听见,依旧直挺挺躺在那。


 


叶修也不生气,这几天黄少天明显有躲着他的行为,专门去问过文州知道了他这几天胃不舒服,但是鉴于他本人没说什么,叶修便也没过多追究,想着他那么大个人了应该可以处理好。今晚黄少天起床的时候,叶修感觉到了,也几乎是立刻就清醒了,但是听见他不愿意吵醒自己把腿撞在凳子上发出的沉闷声响,比起甜蜜,更多的却是担心。


 


黄少天很爱逞强,有些事能自己扛就自己扛。他不想让叶修过多的担心他,所以有些事不能自己解决的,他也自己解决了。这点叶修不否认,但是也不反对,因为他爱的是黄少天,要是因为他就改变自己,那就不是黄少天了。


 


先是帮他揉了揉脖子,之后把黄少天捂在肚子上的手挪开,把包着毛巾的热水瓶,塞到他肚子的地方,在他诧异的眼神中,亲了亲他的嘴角,表以安慰。


 


看着耳根子有点红的他,叶修在想这个安慰是不是有点过。


 


被叶修给予安慰的黄少天更加不知所措了,来历不明的热水瓶,突如其来的吻,被要求喝过一杯热水,以及……调高空调之后就在那洗手的叶修。


 


“老叶你要干吗?”黄少天看着蹲在那泡手的叶修,怀疑他要给自己做SPA。


 


叶修转头看着一脸防备的黄少天,实在无奈,只好过去坐在床边说道:“衬衫掀开。”


 


“卧槽老叶你要干吗已经很晚了咱能有话好好说么?!”黄少天差点从床上弹起来,但是在叶修一脸嫌弃下还是壮士一般的掀了上去。


 


很光、很白、手感好。


 


这是叶修对黄少天肚子的评价,在问到是怎么感觉到的时候,叶修以“哥都不知道摸了多少遍了”为理由顺利过关。


 


而现在一双在网游里叱咤风云的手被热水烫得通红,附在那被评价手感好的肚子上,轻轻的揉了起来。


 


黄少天看他手被烫得通红,顿时有些心疼,顾不上自己,想叫他停下来的时候,无意间瞥见叶修的黑眼圈和额头上的汗,便调转语气,调笑着说道:“老叶技术不错么,打算在这方面发展发展?”


 


“得了吧,”叶修把有些凉的手继续放回热水,等到拿回来时像煮熟了的虾一样,继续缓缓的揉着,嘴上还不客气的回击:“除了你,哥给过谁这么好的待遇?”


 


这话虽是有些嫌弃,黄少天却傻笑了起来,弄的叶修在决定不用热水时还有点犯怵。


 


是啊,就这么一个好待遇,不给我给谁啊?


 


给了别人我还不乐意呢。


 


叶修回来到房间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有点迷糊了,他轻轻的叫着:“少天,少天,睡那边,这边空调吹的你受不住。”


 


黄少天迷迷糊糊的滚了一圈,嘟囔着:“老叶你好烦我要睡觉……”顿时让叶修哭笑不得,但也没办法,只好给他盖上被子,在被窝里捂着他的肚子,慢慢地揉起来。


 


那一晚,黄少天睡得异常舒服。


 


舒服到在之后的日子里,每想起那晚的叶修,都会让他痛不欲生。


 



 


黄少天退役后当了一名普通工人。


 


本来是可以留在蓝雨,当教练、经理、陪练都是可以的,但是他只是在偶尔的节假日,买上一大堆好吃的,奖给那些在训练营里面唧唧喳喳的小鬼头,顺便再去看看当年自己奋斗的地方。


 


和他不同的是,当年的队长喻文州在退役后接下了蓝雨教练的大任,带着蓝雨走向一个个新的夏天。他不止一次邀请过黄少天,而每次那个平常吵死人的家伙都会在这时候异常沉寂。


 


喻文州知道原因,所以便没有再勉强,邀请了几次之后就再也闭口不提,只是说希望他经常回来看看。


 


看看他们梦开始的地方。


 


黄少天答应了,于是经常会在蓝雨的训练营里看到一个平凡的身影出没。对于训练营里的孩子们来说,他是叔叔,一个荣耀玩的很好的叔叔。


 


这个叔叔的帐号曾经被称做剑圣、妖刀,是联盟里最强的机会主义者。


 


这个叔叔和曾经的荣耀教科书关系很好。


 


可是直到现在,都没有见过他就再碰一次荣耀。


 


这个叔叔很厉害,他的厉害像是神话一般。


 


而现在,这个神话却随着时代的发展,销声匿迹。


 


甚至……支离破碎。


 



 


那是黄少天见过的,联盟里最美的夏天。


 


第六赛季,蓝雨的剑与诅咒突破重围,在总决赛上杀出一片血色,终于夺取了独属于蓝雨的冠军。


 


那一瞬间的感觉,黄少天此生都不会忘记。


 


像是终于得到了什么似的,眼里竟然泛出了泪花,再也顾不上形象,黄少天一把袖子就在脸上抹了个干净,用力到脸都发红,抬起头,看着属于冠军的奖杯,他不自觉的扬起嘴角,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


 


第六赛季,这个最美的夏天,属于蓝雨,也属于黄少天。


 


这个夏天里,黄少天干了近乎这一生所有的疯狂事。向叶修表白后,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拥抱,第一次做//爱,第一次拥有了所谓的爱人,第一次回家变成了一件那么开心的事……黄少天无数的第一次都发生在那个夏天,他总觉得在那个夏天,叶修像是给他下了什么药,他竟然对他如此着迷。


 


甚至,在没有任何考虑的情况下,他瞒着叶修,把这件事完完整整的告诉了他的父母。最后得到的并不是温馨的支持,而是冷冷的回绝。


 


黄少天没有没良心到连自己的父母都非要背叛,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笑笑,说:“那就等吧。”


 


等我什么时候死心,或者是他对我死心。


 


我再娶个媳妇回来,给你们看看。


 


回到家里看着老叶一个劲扑在网游里当小白祸害人,黄少天不打算把自己吃瘪的事情告诉他,只是默默的换了衣服,然后倒了两杯水,送去给叶修一杯,叫他喝喝水,润润嗓子,刚进房门却看见他退出了荣耀界面。


 


“怎么了,祸害遗千年,怎么从你这就断了这可不行啊老叶,有点职业素养!”黄少天从来都不会忘记吐槽叶修。


 


叶修点了一根烟,然后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上说:“得了吧,在哥面前少装啊。”


 


“滚滚滚滚滚,我特么哪装了我这么一个性格正直品行优良的小青年都叫你给祸害了,你说吧说吧要怎么赔怎么赔!”


 


“正直?优良?你黄少天正直?拉倒吧!八字都没一撇的事儿!”


 


“我靠靠靠靠靠老叶要点脸!我正直怎么了就碍着你了碍着你了碍着你了?!”


 


叶修吸了口烟,打量打量黄少天说道:“回家吃瘪了?”


 


黄少天立刻炸毛“我靠靠靠!老叶你跟踪我!!!要不要脸啊你!!!”说完之后,才反应过来发现有哪里不对劲。


 


不对啊?!我没给老叶说过啊,那他特么的怎么知道的这事?!


 


看着一脸迷惑的黄少天,叶修笑笑:“行了行了,看你那表情就能猜出来。”之后叶修走上前接过黄少天的杯子,拉着他的手把他按到床上坐定,才问道:“说吧,怎么回事?”


 


“唉!!!”黄少天像是赌气一般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道:“就是我把咱俩的事都给我爸妈坦白了!然后他们就叫我和你断了!说咱俩没希望!叫我娶媳妇回家给他俩整个孙子!性别和孙子有那么重要么?!”


 


叶修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摸着黄少天的一头乱毛,一下一下的慢慢捋着,黄少天也因为这和他对视,就听叶修说道:“少天你还是心太急了,这事好歹也应该长久了,或者咱俩考虑好了再告诉父母。”


 


“可我就是等不及,”黄少天把叶修的手拿下来自个捧着,之后又抱在怀里,“我想让他们认可,这样我们有的时间就不是几年,十几年,而是一辈子。”


 


“叶修,”黄少天看着叶修的漆黑瞳孔,嘴唇开合:“我要和你走的,是一辈子。”


 


叶修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主动的黄少天,这是他第一次提出这样的话题。叶修又哪里不是呢?他不止一次的考虑过未来的生活,考虑过很多人的眼光会不会让黄少天难看,但是没想到,最后这个话题,还是被黄少天提了出来。


 


而叶修什么也没说,他只是有点粗俗的扳着黄少天的脸,吻了上去。


 


这是恰如其时的,也是突如其来的。


 


叶修吻了黄少天,像是安慰,又像是鼓励,但最终又都没有人说话。


 


只是阖上眼,专心的接吻。


 


最后放开时,黄少天已经有点接不上气了,脸都憋红了,顺势就说道:“老叶你没下限不要脸!”


 


叶修微笑着欺上身,把黄少天压于身下,在他耳边说道:“那不如……就来点更没下限的?嗯?”结尾的尾音,勾的人心里发颤。


 


看着叶修弯弯的眉角,和有点发亮的眼睛,黄少天用唇,迎了上去。


 


春色缠绵。


 



 


苏轼在他的词里说过,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当时还和苏家兄妹生活在一起的时候,苏沐橙就学过这首诗。就算很早就离家出走,没年过几年书,当时的他觉得这句话就像是在开玩笑甚至说是……消遣,没事干了写写文章虐虐自己。苏沐秋对他的观点表示赞同。


 


但是没过几年,在苏沐秋彻底离开这个世界之后,他忽然就想起了那句话。


 


并不是那么没有道理。


 


现在,他也是面临这样的抉择。


 


而这次的主人公,是他,和黄少天。


 



 


在黄少天退役之后的第三个赛季,叶修忽然告诉他,他要出国了。


 


黄少天想问问是什么事,还这么郑重的和自己说。叶修只是摸摸他头顶的乱毛,然后说是叶秋叫他过去的。


 


叶修有个弟弟这种事情黄少天很早就知道了,双胞胎弟弟,黄少天觉得自己要是有这么个哥哥,还不如一头撞死。事实上他与叶修在一起的几年里,和这位弟弟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之内,黄少天觉得叶秋完全体现了自己说的那句话,无时无刻不对叶修表示着自己的吐槽,真真是极好的。


 


但其实,黄少天可以看出来的。叶秋不论是什么事都在为自己的哥哥着想,而叶修虽然看着不靠谱,但其实对这个弟弟还是很关心的。


 


忽然叶秋叫叶修过去,任谁听着都有点不适应。但觉得叶修不是很想说,黄少天也就下意识的我问了一下:“出去干嘛?”


 


“我怎么知道啊!”叶修笑笑,说道:“我爸妈也跟着叶秋去了,说是那边的生活环境比这边好,这次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哦,是么?”见叶修不是想回答,黄少天也就没多问,嘟嘟囔囔的撒娇:“唉你走了谁陪我pk啊烦死了烦死了!”


 


“呵呵,”叶修轻笑,刮了下黄少天的鼻尖,说道:“哥在国外也是有电脑的好不好?到时候只要有机会,虐死你。”


 


“滚滚滚滚滚滚!!!!老叶你很嚣张啊!!有本事现在来pkpkpk!!!看本剑圣虐哭你!!!”


 


“好啊,走走走,刚好哥手痒了。”


 


“卧室卧室!!!那有电脑!!!我要台式的老叶你别跟我抢!!!”


 


“哥用笔电照样虐你!”


 


“靠靠靠老叶很嚣张啊!等会看我的三段斩砍砍砍!”


 


两个退役许久的职业选手,就这样推推嚷嚷,走进了卧室,登陆荣耀。在一个阳光洒满枝叶,蝉鸣起落的夏天,两个人像是生活了多年的夫妻一般,有着独属于他们的默契,最后的一场比赛,不是在职业赛场上,不是燥热的训练室,而是在小小的,有点温暖的卧室里,剑起矛出,他们平静又有些激动的,打完了人生中,最后一场荣耀。


 


这是只属于两个人的荣耀。


 


这是他们的荣耀。


 



 


黄少天送叶修去机场。


 


尽管叶修再三拒绝,再三调侃他说“离不开哥就直说”,他还是坚持要去。


 


走进机场,黄少天还是有点不舍得。磨磨蹭蹭的还是不想让叶修走,一个人住多无聊啊,都没人陪他斗嘴了。多寂寞。


 


叶修看出来面前人的不舍,调笑道:“怎么少天,舍不得哥啊?”


 


“滚滚滚!我巴不得你赶紧走,家里多清净!”黄少天怒。


 


“嘿嘿,”叶修笑笑,说道:“下次回来希望你pk能别被哥虐哭。”


 


“滚滚滚滚滚!下次回来就是我虐你!虐我你想得美!本剑圣有的是时间!”黄少天又怒。


 


叶修像是想到什么,怔了一下,旋即温和的笑道:“少天。”


 


“嗯?”正在炸毛的黄少天听到叶修正经的叫他,随机缓过神来,直视着他。


 


“我有一位朋友,”叶修眯着眼睛,双手插在口袋里说道:“他叫苏沐秋,他说过一句话——”


 


之后,叶修屈起食指在黄少天额前,轻轻一弹,在黄少天捂着额头飙泪的时候,笑得灿烂:


 


“少年你可不要太猖狂,”


 


“人生的路,”


 


“——可是很长的。”


 



 


当时的黄少天,并不懂这句话背后到底有多少意义,以及这句话到底是说给他,海是说给叶修自己的,当时的他只会狠狠的抱着叶修,告诉他,等他回家。


 


黄少天知道叶修再也回不到那个所谓的家的时候,是三个月后的事情。


 


当时的他收到了一件东西,像是一把斧子破开了所有他对叶修的期盼和希望。


 


瑞士·苏黎世的机票,和,


 


叶修和苏沐橙的结婚请柬。


 


黄少天在和叶修确定关系了十几年后,收到了他和别人的婚礼请柬。


 


……这他妈是什么?黄少天真他妈想大笑一场。


 


这他妈是寄给我用来羞辱的么?叶修你他妈真有意思!


 


黄少天抓起电话就打给了叶修,完全不顾自己的手还在不断颤抖,就这么拨了出去。


 


“嘟……嘟……嘟……”


 


意料之中的无人接听。


 


黄少天冷静下来,想着这可能是一次恶作剧,也不想太过纠缠。刚刚也只是血气上涌,十几年的感情就被这短短一百来天所代替,任谁都是不能接受的。


 


黄少天期待着这是一场玩笑话,心里疑虑更胜。


 


看着那张请柬,红的扎眼,黄少天心情烦躁,一把抓起那东西就撕成碎片。


 


看着就烦。


 


在立刻冲去苏黎世和就在这磕着瓜子等叶修的消息,黄少天抉择着。


 


忽然看到手机屏幕泛着白光,黄少天看了看,显示的来电人是苏沐橙。


 


黄少天果断接了电话。


 


“喂苏妹子苏妹子最近玩的好么过得好么?对了我忘记你在中国了老以为你和老叶那个没下限的在一起!唉苏妹子你和他在黏在一起会被玷污的!还有你知道么,最近我收到一封你和老叶的婚礼请柬真是太逗了卧槽这谁想出来的办法太淘气了!”


 


黄少天语若连珠,完全看不出心里纠结,苏沐橙那边也是停顿了好久,听起来好像是有些无奈的嬉笑声,而后听到那边有个男声缓缓道:“少天,是我。”


 


“叶修?”黄少天脑子如炸开一般,明明是打给苏沐橙的,怎么是叶修接的电话?


 


……不会吧?


 


“少天?”那边语气还是和缓到不像话:“少天?有在听么?”


 


“叶修……寄的东西……是真的?”黄少天几乎是颤着嗓子问道。


 


假的假的假的!


 


黄少天在不断给自己洗脑。


 


假的假的假的!!!别信别信别信!!!


 


可是叶修什么都没说,只是说了一句:“少天,能过来一趟么?”


 


“我想见你。”


 



 


黄少天觉得自己就像是傻子一样,中了叫名叶修的毒,就再也无法自拔,任身体心灵都被这毒侵蚀,腐朽成灰,也还是在听到他说要见他后重获新生,枯木再次发芽。


 


他挂了电话后就收拾东西,前往机场,订了最近一班机票是在第二天早晨六点,于是他也就不回家,硬生生在候机大厅里等了一个夜晚。


 


满脑子都是叶修。


 


他没办法控制不想他。


 


像是最烈的酒,又是最温和的水。


 


他就像毒,而他也是解药。


 


欲罢不能。


 


H市到苏黎世的直达航班也要九到十个小时,更何况黄少天近乎十五个小时没合眼,到了飞机上也是实在困的不行了,随意眯了几分钟就醒来了,根本睡不着。


 


到达苏黎世的时候是北京时间下午四点,他也没机会看那边的时间,在候机厅里面寻找着叶修的身影,不出所料,叶修和苏沐橙,并肩站在一起,看样子像是刚到,看到他之后甚至向他招了招手。


 


怒从中来。


 


“叶不修你几个意思!!!!玩我很有意思么!!!”黄少天咬牙切齿的冲到叶修面前,几乎要提着叶修领子来个三段斩浮空打死他。


 


叶修还是调笑着看他,说道:“少天见到哥这么激动啊?来抱一个抱一个。”作势就把黄少天圈在怀里,但是黄少天才没有心情和他在这扯淡,张嘴就问道:“卧槽老叶你几个意思?把我叫过来就是这事!”


 


“这不是打算叫你回去落脚再说么?”叶修笑道,“人多耳杂,多不方便。”


 


“有话就快说!我忙得很!”


 


“嗯……”叶修回头看看苏沐橙,打个眼色,苏沐橙明白的去一边转悠着,叶修这才转过来对黄少天说:“你问还是我说?”


 


“你和苏妹子的请柬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合起来整我是不是?!!”黄少天几乎要气疯了,这货怎么还能这么淡定!


 


“如你所见。”叶修还是在笑,似乎这一次见他,他的笑比以前更加多了,但是也更加让人看不透。


 


“叶修,你有意思么?”黄少天几乎是冷着脸了,“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我就为了要个这屁话近乎一天没睡觉,就因为你的一句想见我所以急急忙忙跑到这!你玩我!”


 


黄少天觉得他的脑子快要炸了。


 


是真的。


 


叶修要结婚了。


 


这他妈竟然是真的!!


 


黄少天真想鸣炮二十一响庆贺一下,站在桌子上嘲笑他“你个宅男也嫁得出去!!!”


 


可是他笑不出来,一点也笑不出来。


 


心里全是委屈,被塞的满满的,透不过气。


 


“少天,”叶修牵起他的手,说道:“沐橙怀孕了。”


 


“我还爱你。”


 


“但是,我不能给你一辈子了。”


 


“让你失望了。”


 


叶修就在候机厅里亲了亲黄少天的脸颊,说道:“对不起,少天。是我的错。”


 


一道惊雷,落在了黄少天的世界里。


 


瞬间,灰飞烟灭。


 



 


“叶修。”


 


“分手吧。”


 


两个相爱了十几年的人,在分开了三个月后,重逢的时候,在机场就这么一刀两断。


 


黄少天几乎是立刻定了返航的机票,红着眼睛,什么没说,就走出候机厅。


 


天上云朵厚厚的,飞机穿梭着拉出一道一道线。


 


“好。”


 


叶修说。


 



 


“真老套,”看着在候机厅目送着越走越远的黄少天的叶修,苏沐橙走到他身边说道:“怀孕什么的。”


 


“对不起了,沐橙。”叶修背对着她,“没事,足够瞒过他了。”


 


“我倒还行,”苏沐橙说道,像是无所谓,“幸亏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嘿嘿。”叶修挠挠头笑了笑,而后像是松了一口气,对苏沐橙说道:“之后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没得到回应,却从后边递出来一张卫生纸,之后就听到苏沐橙的声音,有点哽咽:“擦擦吧。”


 


哭的真难看。


 


苏沐橙这么说这叶修的时候,自己也用袖子摸了摸眼睛,擦得眼睛红红的,像只小兔子。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苏沐橙看着屏幕,转身对眼睛同样红红的叶修说道:“走吧叶修,医生来电话了。”


 


“是啊,”叶修最后看了一眼天空,闭上眼,像在感受着这个世间气息。然后睁开眼,眼中再也没有迷茫,看着眼前的苏沐橙,笑着揉揉她的脑袋,说道:“我该走了。”


 


“你的路,还有很长啊。”


 



 


——两年前,黄少天退役后的第二个夏天,叶修被检查出肺癌。


 


——而现在,距离医生所估算的死亡时间,只剩下短短一个月。


 



 


黄少天是最后一个知道叶修去世的人。


 


在他和叶修分手后的一个月零九天,叶修去世了,据说走得很安详,没有受什么痛苦。


 


苏妹子,爸妈,叶秋,都陪在他身边,度过了他人生中短短的最后一个月。


 


医师认为恶性肿瘤能坚持这么久很让人钦佩,并称他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


 


所有的一切,黄少天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他感觉那一瞬间,他什么都听不见,脑子里是一片空白,而泪水就这么一颗颗涌出。


 


叶修不在了。


 


他妈的,就这么不在了。


 


他甚至想大笑一场:哈哈哈叶修!祸害遗千年你这祸害还不够深啊!就他妈这么死了!!!简直了!!你有本事坐起来啊跑两步啊!!!本剑圣还等着拿荣耀虐哭你呢快起来……


 


黄少天抹了把眼睛,抽泣着,哭得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你起来啊……


 


叶修,你起来吧……


 


我求你了,好不好……


 


起来啊……


 


不论他说了千遍万遍,那个男人,都再无声息。


 


他走了。


 



 


叶修的葬礼举办的异常平淡,四冠在手的男人就这么走了,没有任何的预兆。联盟的所有和叶修有过照面的人,都来参加了葬礼。应叶修生前要求,对外界只是说叶修淡出荣耀界,定居首届荣耀世界联赛主场地——苏黎世,像是为了纪念那年的荣耀与光辉。


 


其实,叶修哪里都没有去,躺在病床上的他只说了,他想回家。


 


哪怕就只有十几平方,哪怕就那么一个小小卧室,阳光斜照洋洋洒洒,铺满一地,有个人大叫着要和他PK,却在拥抱他的时候笑得灿烂。


 


他想回家,却再也回不去了。


 


他在人生最后的时光,见了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一个人一面,用了异常拙劣的方法让他离开,然后转身。


 


他说别人的路还很长,可他就要走了。


 


他和他们间,或许已足够了解,或许还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了解,或许是并肩战斗的队友,或许是狭路相逢的对手。


 


或许在他们人生中,还有更多的悲欢离合。但是他知道,所有的人,都会走得更远,走得更好。


 


知道这点的叶修,其实很开心。


 


——其实也不那么开心。


 



 


叶修的爸妈,叶秋,苏沐橙,以及站在苏沐橙旁边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她说,这是她的男友,本打算让叶修做证婚人的,但是……


 


说着眼睛就红了。


 


苏沐橙是个很坚强的女孩子,在知道叶修的安排后,第一时间赶到了苏黎世,和这边的叶秋一起安排着各种事项,为了帮叶修圆谎,甚至说了“怀上了他的孩子”这种话,在最后的那一个月里,基本都是苏沐橙在照顾叶修的生活。


 


就像当初那三个孩子,窝在一起的时候,叶修和苏沐秋照顾苏沐橙一样。


 


而现在,这世间,独剩她一人。


 


她都哭不出来了。


 



 


葬礼的最后,空荡荡的礼堂里,只剩下了黄少天和苏沐橙两个人。


 


是苏沐橙硬叫他留下来的,理由是:“叶修有东西要给你。”


 


他停步了。


 


之后,偌大的礼堂里,就剩下渺小的两个人。


 


黄少天很想说“你和老叶合起来骗我有意思么有意思么?苏妹子你越来越没有节操了。”可是他张了张嘴,喉里发出的声音,嘶哑道他都吃惊,但是还是开口说:“节哀顺变。”


 


苏沐橙像是有点吃惊,旋即笑了笑,眼睛红红的,说道:“你也是。”


 


这四个字,何尝不是对他说的。


 


“叶修……其实很想你,”苏沐橙忽然开口道,“他不敢给你打电话,他害怕你一接起电话冲他吼,他就必须要回去了。”


 


“他戒了烟,经常无所事事,一无聊就拽着我聊天。”


 


“他一张口,说的全是你。”


 


“你给他打电话要说法的那天,他挂了电话就直接去机场了,天知道他有多想你。”


 


“他等了你一整天,抢BOSS的时候都没有那么用心。”


 


“那天你走了,他看着你的背影,终于哭了出来。”


 


“他最后一个月有多想见你,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黄少天,”苏沐橙终是直视着黄少天,笑得比哭的还难看的说道:“他走了。”


 


“他就这么走了啊。”


 


黄少天眼里全是忍住的泪水,他狠狠的咬住下唇,泪水还是不断的滚落:“我知道……”


 


我知道啊……


 


苏沐橙不知道自己是气愤黄少天,还是在气愤叶修,还是在怪罪自己,她擦了擦眼泪,拿出一个盒子,递给黄少天,哽咽着:“叶修,叫我亲自给你。”


 


黄少天忍住眼泪,狠狠地吸了一下,结果那个纸质的礼品盒,打开就开看到一张银色的账号卡,他们在苏黎世夺冠时,他和叶修抱着奖杯的照片,还有一封信。


 


装得好好的放在信封里,打开一看,那字却写的是歪歪扭扭。


 


并没有太多话语,黄少天甚至可以想到他在写信时的温柔眉眼。


 


少天:


   


     过得好么?


 


     对不起啊,没告诉你事实。不想让你伤心,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恨比爱更能抹杀一个人在世间的印记。少天,对不起,这次真的是我错了,甚至还拉上沐橙。我不会说什么忘了我,那样就不是你了。


 


     用你喜欢的方式活下去,痛苦也好,快乐也好,悲伤也好,激动也好,不论怎样,带着你的荣耀,我的荣耀一起活下去。


 


     别哭啊。你可是荣耀教科书的男朋友。


 


     我一直陪着你呢,没事。


       


                                                         叶修       


 


终于,黄少天紧绷的神经,在那一刻,分崩离析。


 


他抱着叶修留给他的东西,蹲在地上,像个找不着回家路的孩子,大哭了起来。


 


叶修,我也想回家。


 


可是,我没了家。


 


怎么办?


 



 


“爷爷!爷爷!”软糯糯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他刚出了房门,怀里就撞进个小团子,扎个两个冲天辫,一晃一晃的,甚是可爱。他也是慢慢蹲下来,抱起孙女,笑眯眯的说道:“哦?我们家小叶子回来喽!走,去看爷爷给你做的风车。”


 


走到客厅,把七彩的风车交到孙女手上,小孩子明显是被这小东西吸引了注意力,乖乖的坐在一旁摆弄着。看着客厅里忙碌的养女,他终是开口:“回来啦?”


 


女人转过身看着他,眼里也是盛满笑意:“爸。我回来看看你。”


 


“哎,”他摆摆手,皱着眉头,语气中却有着欣喜,“来回折腾!我这一把老骨头,能出什么事?”


 


“爸,”做女儿的也开始和爸爸唠家常,“你看你一个人住着也孤单,不如给你找个老伴,免得你寂寞。”


 


听出女儿话里的玩笑意味,老人也是笑了笑,旋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开口道:“我昨天去了南山公墓。”


 


“你去看了叶叔叔么?”


 


“恩,”老人顿了顿说到:“那家伙现在说不定和你苏阿姨的哥哥在地下也闹得风生水起。”


 


“爸,想他了?”


 


他摇摇头,笑到:“都这么老了,说什么想不想的……”


 


她笑笑,不想把话题在进行下去,于是说:“爸,你歇着吧,我去做饭。”


 


“哎。”他应着,还不忘嘱托说:“我给咱家小叶子炖的排骨,看着啊,别整糊了。”


 


她莞尔,并没有多说什么。


 


老人回了客厅,却看见年幼的小孙女拿着风车,目光却落在挂在墙上的照片上。


 


他站在孙女身后,问到:“怎么啦,小叶子?”


 


“爷爷,”她指着那张照片上双眼有点不太对称的人,问到:“爷爷这个是谁啊?”


 


“啊这个啊,”老人笑到:“这是和你文州爷爷住在一起的王爷爷,他的眼睛不一样大,所以有的人管他叫王大眼。”


 


“那这个呢?”她的手又换到了另一个人身上,用软糯的声音问到:“那这个呢?”


 


“这个啊,”老人眯了眯眼,说到:“这个叫方锐,小孩子不要跟他说话,一定会被带坏的!”


 


“爷爷,爷爷,”孙女指着一张只有两个人的合影问到:“你旁边的这个人是谁啊?”


 


看着孙女幼小的手掌,指着某个人的脸庞,依旧是调笑的神情,却在把目光移向他的时候,变得如此温暖。


 


“这个,”他说到,“他也姓叶,叫叶修。是爷爷……最值得记住的一个人。”


 


“爷爷最感谢的,就是在我最好的时光里,见到了他。”


 


“叶修……”小小的孙女不断重复着这个在他心里埋藏最深的、却又最让人温暖的名字。忽然笑笑的孙女转过头,问到:“爷爷,那他也叫小叶子么?”


 


“哈哈哈,”老人笑出了声,“他呀,老叶子一片啊!”


 


“爷爷,我想听你讲他们的故事!爷爷的故事最好听啦!”孙女开始缠着他,想听他们当年的风花雪月。


 


“好啊,”他应着,“那小叶子帮爷爷个忙好不好啊?”


 


“好啊好啊。”孙女兴奋的满口答应,老人眉眼都弯了起来,“那你帮爷爷在卧室里拿下相册,就在柜子里,好好找找。”


 


“嗯!”看着孙女飞快的跑向卧室,他忽然就笑了起来,看着相片上那人的容貌,还是多少年前年轻的样子,当时的他们,谁能料到现在呢?


 


“老叶,年轻真好啊。”


 


“现在的我,跑也跑不动了,更别说什么手速,回来虐哭你都难喽。”


 


“走的那么早,没人PK我都无聊啊。”


 


时针走过几轮,发间白了几寸,世间换了几代人。


 


走了不同路的人,世界与时间便永远不能再次重叠。


 


他比谁都明白。


 


在相片面前自言自语,终是叹了口气,把贴身口袋里的那封信拿出来,信封和信纸都已经泛黄,忽然,看到里面竟然还有白色的什么东西。


 


他有点惊讶。几乎只注意内容的他,并没有发现这张周边泛黄,黏在信封内侧的照片。


 


他拿出来,却不了让他有点吃惊。


 


是五张照片,印的比较小,上面是穿着病号服的叶修面色苍白,看起来十分脆弱。他坐在病床上,手里是那个送给自己的盒子,之后就看到他的嘴唇开合,像是在说着……


 


少……天……加……油……


 


最后还不好意思的比了个“V”型。


 


他想笑,最终也真是笑了出来。


 


这个叶修。明明自己都要走了,在最后那一个月内,还是害怕自己未来的生活不好过,害怕自己自暴自弃,伤害到自己。他又不能说,只能用这种形式,为他加油。


 


——一如当年在国际赛场上,那个领队为了本队的剑客,丝毫不顾影响的大喊加油。


 


少天加油!


 


别哭啊,你可是荣耀教科书的男朋友。


 


我一直陪着你呢。


 


没事。


 



 


小小的女孩满怀欣喜从房间里出来,看到沙发上的人影,却满脸疑惑。


 


于是她慢慢的走上前,试探着轻声问到:


 


“爷爷,你为什么哭了?”


 


FIN


 


错过,不是错了,是过了啊。


 


 

评论
热度(75)
  1. ゛浅川yinuocyan-ice 转载了此文字
  2. 韵若笙箫纸鸢纷飞 转载了此文字
    我靠看一次哭一次啊QAQ
  3. cyan-ice纸鸢纷飞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看哭了TUT,,,,,

© cyan-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