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爱木村達成和須賀健太一辈子。凛遥是信仰。いおりく是天使。影日是完美。龙樱是真爱。叶黄是闪光弹!策瑜是心肝。慎fo!现在影日刷屏注意。

TAT凛遥式的浪漫

绯轮:

【百花醉出品】《鲨鱼海豚一锅炖黯然销魂大补汤》[凛遥相关][平行世界穿越]


 


 


 


 


_[松冈凛x七濑遥]


_[From 绯轮]


 


 


 


 


……


 


少年,喝汤吗?


 


……


 


 


 


七濑的生物钟准时地叫醒了他,但是身旁的人依旧睡得很香,七濑拍拍自己的脸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昨天下午自己亲眼看着过了安检坐飞机去澳洲参加训练的人为什么现在在家里睡觉?


 


 


“凛,醒醒。”七濑扯扯他的右脸,“唔。”松冈迷迷糊糊地握着七濑的手腕想要把他拉开,“凛!”七濑拉高声音,松冈终于睁开眼睛。眼睛聚焦到眼前人的时候他表现得比七濑还要震惊。“遥?!”


 


 


“你昨天不是去澳洲参加训练了吗?”虽然看起来他还没有完全清醒,但七濑还是打算先让他解答自己的疑问。


 


 


“……有吗?我不是已经退役了吗?”松冈坐起来,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想。他认真地问七濑,“先确认一点,我不是在做梦对吧?”七濑看了他几秒,然后伸手在他的手臂上掐了一下,松冈疼得倒抽一口气。“好吧不是。”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应该不属于这个世界。”他笑着说。仿佛来到一个陌生世界的人不是他。


 


 


“你在说什么。”


 


 


“你看,你的那个凛昨天才去训练,而我在我的记忆里我已经退役了。而且,”他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我对这里没有印象。”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七濑皱眉道。


 


 


“理论上来说什么都有可能。”松冈毫不在意的说道。那样的表情极其陌生。印象里的凛从来不会有这样无所谓,仿佛这个世界全然与他无关的表情。七濑下床准备去洗漱,走到门口的时候偏过头说道。“现在我相信你了。”


 


 


 


“这么快就转变了?”松冈含笑看着他。


 


 


 


“因为这边的凛不会做出这种表情。”


 


 


 


“也许他只是没让你看到过而已。”松冈耸耸肩说道。


 


 


 


洗漱之后七濑给在澳洲的凛打了电话,确认对方什么事情都没有之后看着正在吃青花鱼的松冈,无论他是怎么想的,面前这个人的解释最合理。他是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松冈凛。“你好像不急着回去。”


 


 


“我急也没有用,还不如安心地等着。”松冈戳戳面前的青花鱼,像想起了什么一样问道,“我刚才去看了冰箱。里面为什么没有巧克力?”


 


 


“因为凛不喜欢甜食。”


 


 


 


“原来我们正好相反吗?”松冈撑着下巴说道。“他拿到奥运会冠军了吗?”


 


 


“现在还没有。”七濑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汤。松冈还想开口说什么,但是没有说出来,“算了,打听另一个自己的事情好像没什么意义。”


 


 


 


“你们不是同一个人。”


 


 


“你不能否认我们有完全相同的样貌和DNA。”


 


 


“但是你不是他。”七濑的眼神坚定。


 


 


“确实,我不是他。”沉默了十几秒后松冈笑着说,鲨鱼牙和笑容是七濑熟悉的嚣张,但是又让他觉得陌生。


 


 


 


 


……


 


 


 


“在那个世界,我们有在一起吗?”七濑有些犹豫地问道。“当然有。”松冈将双手交叠垫在脑后,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节目。“我们幸福到让身边的每一个人嫉妒。”松冈的眼神变得很柔和,嘴角不自觉地上翘。


 


 


 


这个样子的他七濑很熟悉。每次凛搂着他亲吻他的额头时都会是这个表情。


 


 


 


“你们吵架了?”七濑看到了他眼睛里稍纵即逝的落寞。那一丝情绪消失地太快,但七濑相信自己没有看错,它和曾经凛对自己说没有你我无法进步的时候一样。所以他开口询问这个和自己有关又无关的八卦。


 


 


 


“啊,也不算吵架吧。”松冈皱眉道,随后眉头舒展开,“没什么大事,放心吧,我不会不要你的。”


 


 


 


“那不是我。”七濑拍开他想要揉自己头发的手。


 


 


“随你怎么说。”


 


 


 


两人之间又一次陷入沉默。打破它的是七濑的手机铃声。凛在电话那边说他今天练习赛又得了第一。七濑用一声“嗯”回答他。


 


 


“你一点都不兴奋吗?”凛说道。


 


 


“你总会赢的。”七濑肯定地回答道。


 


 


“等着吧遥,我会成为奥运冠军的。”


 


 


“我知道,我等着你。”


 


 


 


 


放下电话,七濑看到松冈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着外面走。“你准备去哪?”他问道。


 


 


“放心,我不会迷路的。”松冈回答道,并没有回答他。


 


 


 


 


他现在,很想回去。


 


 


想回去见到属于他的遥。


 


 


 


 


……


 


 


 


 


松冈没有撒谎,虽然他对于这个世界七濑的房子一点印象都没有,但他确实认识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当做是不同世界的差异吧。


 


 


街角咖啡馆的棉花糖巧克力最好喝;第二条街道右边的花店有颜色明艳的向日葵,他曾经买了一束给自己的遥做生日礼物;拉面店里的老爷爷和自己记忆里一样的和善。还有好多他能够说得出来的共同。唯一的不同就是这些都不属于他。


 


 


 


松冈顺着记忆走到他们的小学,那棵见证了一切的樱花树已经开过了花。松冈的手指扣在铁丝网上,然后慢慢收紧。


 


 


 


 


……


 


 


松冈通过后门进入房间的时候七濑刚把盛好的饭放在桌上,“很准时。”


 


 


“没有人告诉过你后门不锁很不安全吗。”松冈坐下来的时候问道。


 


 


“如果凛每次都记得带钥匙的话我就把后门锁上。”七濑平静地说道,彻底堵住了松冈的话。“没想到这个世界的我也不爱带钥匙。”松冈无所谓地说道。好像已经忘记了刚才自己对七濑说的话。


 


 


 


七濑的目光落到他腰间挂着的两把钥匙上,松冈伸手拨弄了一下它们。“不过人总是会变的。”七濑垂下眼眸在脑海里飞快地过了一遍自己和凛的过往,他确实改变了,但是本质却永远都不会改变。


 


 


 


松冈似乎并不在意两人之间沉默的气氛,这反倒令七濑有些不习惯。毕竟太长的一段时间里他和凛一起吃饭的时候都是凛想尽办法挑起话题。


 


 


 


“在想什么?”


 


 


七濑对人向来都很直白,“不习惯。”


 


 


“因为我和他一样的脸却做完全不同的事?”


 


 


“我很难把你当做他。”


 


“可以理解,”松冈举起一只手晃晃,“我也没办法把你当做我的那个遥。”


 


 


七濑皱着眉又问了一次自己心里的疑问,“你什么时候能够回去?”


 


 


 


“我觉得快了,”松冈漫不经心地用尖利的牙咬了咬筷子尖,这边的他也有这个小动作,所以七濑的家里很难找到一双没有牙印的筷子。“穿越时空这种幸运的事情想必不会降临在一个人头上太久。”


 


 


 


“如果……你回不去呢?”迟疑了一下,七濑还是问了这个问题。


 


 


 


“我会回去的,”松冈的声音忽然变得坚定,眼神里的温柔和爱意几乎要溢出来,“因为还有个人在等我。”


 


 


 


七濑太熟悉那个样子的他了,和当初站在自己面前说我会让你见识从未见过的风景的凛一模一样。


 


 


 


 


……


 


 


 


接下来过的几天很平常,唯一让七濑惊讶的是松冈会做饭。他的凛除了会做肉之外让他进入厨房是某种意义上的灾难。


 


 


 


“这是你做的?”七濑看向他的目光给松冈的感觉是自己是一个外星人,好吧,自己对于他来说和外星人差别不大。“我对我的手艺一直很有信心。”


 


 


七濑半信半疑的神色让他心里冒出了一个想法,“这边的我…不会做菜?”


 


 


七濑点点头,“只会做肉。”


 


 


 


“你没教他?”


 


 


“他会炸了厨房。”七濑说道,眉头皱了一下,很快舒展开。


 


 


“你最好教会他做饭。”


 


 


“为什么?”


 


 


“……”松冈咽下去即将脱口问出的话。有些不自然的说道,“这是一项很重要的技能。”


 


 


 


 


……


 


 


松冈回到自己的世界的那天,也是凛获得奥运会冠军搭乘飞机回来的时候。松冈将自己的手搭在七濑的肩膀上,“别告诉他这件事,还有,”他停顿了一下,嘴角的弧度上扬,“答应我,永远都不要离开他。”


 


 


 


“我知道。”


 


 


 


 


 


松冈在七濑的眼前消失后,七濑的手机响了,“我到日本了。”凛的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兴奋。即便知道他看不到,七濑也还是勾起了嘴角。


 


 


 


 


“欢迎回来。”


 


 


 


 


 


 


 


——End——


 


 


 


 


 


 


 


=================================彩蛋请往下===================================


 


 


 


 


 


 


 


 


 


 


 


 


 


 


 


 


 


 


 


 


 


 


 


 


 


 


 


 


 


 


 


 


 


 


 


 


 


 


 


 


 


 


 


 


 


 


 


 


 


 


 


 


 


 


 


 


 


 


 


 


 


 


 


松冈站在自己家门前,穿越空间让他的腿发软,他拿出钥匙开门,习惯地说了一句“我回来了。”也习惯了没有人回应他。屋子里很冷,一丝丝寒意缓慢浸入人的四肢百骸。松冈忽然开始疑惑自己到底是怎么才习惯了这一切。


 


 


 


 


洗了一个澡之后他盘腿坐在卧室的地板上,从床底下摸出一本蓝色封面的相册。单调的颜色永远及不上七濑遥眼睛的深邃。


 


 


 


他缓慢地翻开它,一张张照片记录了他们相伴的一切时间,知道死神将他从自己身边夺走。“你知道吗,我去了另一个世界。看到了另一个你。”松冈低声说道,手指搭上照片上带着浅淡笑意的遥的脸。


 


 


“他和你一样爱吃青花鱼,和你一样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


 


 


“另一个世界的我也成为了奥运冠军。”


 


 


“即使是另一个世界我们也在一起了,”松冈笑的同时眼泪滑下来落到他的唇角,“很浪漫对吧?无论在哪个世界你都是我的。”


 


 


 


我也许应该感谢上苍,知道我对你日日夜夜的思念所以让我又一次看到活生生的你。


 


 


 


 


松冈止不住自己的眼泪,曾经汹涌的情绪现在成为他心里填不上的空白。似乎只有苦咸的泪水和这本相册能够提醒他自己还活着。


 


 


 


松冈将相册紧紧贴着胸口,即便这个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也很努力地不让自己哭出声,像是怕被谁听到。


 


 


 


 


“我爱你……”


 


 


 


 


 


 


——End——


 


 



评论
热度(11)
  1. cyan-ice团子糯 转载了此文字
    TAT凛遥式的浪漫

© cyan-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