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爱木村達成和須賀健太一辈子。凛遥是信仰。いおりく是天使。影日是完美。龙樱是真爱。叶黄是闪光弹!策瑜是心肝。慎fo!现在影日刷屏注意。

回风【凛遥】【合志试阅】【作者非本人】

!!!

凛郁子Rinkako_:

cp:凛遥


作者:故衣红莲 weibo:http://www.weibo.com/u/3484814387


《垂直渐近线》文章片段试阅


《垂直渐近线》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subject/20397


(本篇目在本子发售后会删除)


+++++++++++++++++++++++++++


【1】


黎明的微光轻轻落在窗框上的时候松冈凛突然自梦中醒来。身侧同伴的呼吸声沉重缓慢,与此相衬托的是仿佛充塞天地之间的雨水声音——沙沙的,旺盛而持续,在窗玻璃上晕出潮湿的珠灰色。


夏季的临海山区,雨是飞鸟滑过云端的青色翅尖,倏然而至又无声无息地消失。他掀开被单轻手轻脚地换好衣服,拉开纸门时雨声已经渐渐弱下去。隔着一层薄薄的楼板他听见下面传来模糊的水流声。凛走下楼梯,在昏暗天光里勉强辨认出洗漱台前那人的身形。七濑遥套着一件很宽松的灰绿色T恤在那里低着头洗脸,柔黑头发扫着一小块白皙的后颈。听见身后脚步声遥转过身从毛巾里露出脸来,湛蓝的眼睛中微微闪烁过幽暗光泽:“起得好早。”


“你不是也一样。”


七濑遥静了几秒钟,就好像他世界里的静谧被扰动了似的匆匆道:“我做饭去了。”他的背影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转过一扇门很快就不见了。凛苦笑着把手浸在清凉的水流里慢慢想:还是不行啊。


伸手去拿漱口杯的瞬间凛的脑海中闪过一些仓促的断片:课桌椅在金红色灰尘里拉扯下鲜明的影子;空无一人的教室和走廊;窗外有风吹落了夕阳里的樱花;一个短暂而热烈的吻;少年坐在游泳池边仰起脸浅浅一笑,睫毛在下眼睑扫出柔软的阴影。


他突然不自控地烦躁起来,手上加大力气狠狠拧开了牙膏盖子。难得的长假合宿只剩最后一天,和遥的关系还是像这里的雨一般飘忽不定难以捕捉。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了,七濑遥居然还在躲他。


这他妈的真是糟透了。


【2】


“前辈!前辈——!等等我!”


松冈凛眉心一跳猛一回头,似鸟一手提着装衣服的纸袋一手提着书包风风火火地从游泳馆大门里追出来。他直觉想跑,银灰色头发的少年已经兔子一样几跳窜到身边:“前辈要回家吗!我们一起出校门吧!”


“我已经跟家里打过电话这周不回去,留在这边把宿舍好好整理一下。”松冈凛忍住没有让自己叹气:“已经乱得没办法住人了。”


拜他这个小个子却破坏力超强的室友所赐,宿舍每周都要重复一次从宾馆标间到垃圾场的整洁度转变,更不要说似鸟不仅在物理破坏力上高人一等,精神破坏力更是惨绝人寰。每当他星星眼拖长尾音叫着“前辈~”,松冈凛就知道面前一定有更坑爹的事情在等着自己。


始作俑者完全没有意识到凛话语中的淡淡鄙视,依旧情绪高涨:“果然是前辈!每次放周假回来宿舍都整齐得不得了呢!和前辈一个宿舍实在是太棒了!”


……既然你这么感谢我能稍微减少我的工作量吗。


松冈凛无力吐槽,只得从喉咙中淡淡挤出一句:“啊。”


“话说回来,前辈今天的训练也很厉害呀,成绩又提高了!还有岩鸢的各位,大家都好厉害,说来说去,只有我一直这么差劲……”似鸟絮絮叨叨地说着,凛看了一眼少年蓝绿色的瞳孔,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双纯净的蓝色眼睛。


“遥那家伙,今天没有来参加合训啊。”


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似鸟好像习惯了自己的话得不到回应,听他突然接话结结实实地怔了一会儿才道:“是的,我今天问过橘前辈,他说七濑前辈昨天好像在学校晕倒了,今天一天都请了假……”


松冈凛眉心一跳,下意识打断了似鸟的话:“怎么会晕倒的?”


 “大概就是生病什么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似鸟在路口站定:“前辈要从这里回宿舍了吧?那么我走另一边了。”


松冈凛跟着停下来, 踌躇了一会儿。


“我突然想到要到校外超市去一趟……跟你一起吧。”


四十分钟后他提着一袋从便利店买来的苹果站在七濑宅前还有点发怔,搞不清自己是脑子里哪根筋走得不对了才会因为别人一句话巴巴地坐了半天电车跑来看一个脑子里除了水什么也没有的家伙。犹犹豫豫按了门铃半天没人应门,后知后觉想要是真琴早就改从后门走了。


“——打扰了?”


意料之中的没人应答。太阳已经完全沉到地平线以下,屋里光线非常暗。冷蓝的天光从他脚底下慢吞吞爬进室内的黑暗里,整栋屋子除了挂钟“咔嗒”的轻响外一片寂静。松冈凛摸到了玄关的电灯按钮,打开之后才看清屋里的状况。


客厅里非常干净,地板上一点灰尘也没有,一应杂物都被妥帖有序地安放在不算大的空间里。客厅的陈设和凛记忆中的模样几乎没什么差别。大约是因为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缘故,七濑遥在家务方面极端克制简洁,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爱好,也从来不会像似鸟那样把屋子弄得一团糟。但从另一个角度说,过分的整洁会让屋子显得冷清且空旷,多少让人觉得寂然甚至有些微凄凉。


遥不在家吗?


凛把苹果放在茶几上试着喊了两声,仍然没人回应。他想起遥一向喜欢在浴缸里泡着,大概在水里睡着了也说不定,就循着记忆往浴室那边走。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把脚步放得很轻,心脏却跳得很快。在遥家里的认知让他有种偷窥般隐秘的兴奋,以至于手心里微微渗出了汗水。


等到掀开手边的布帘他才想到自己走错了,这应该是遥的卧室。仿佛有力佐证般的,靠窗放着的单人床上蜷缩着一个人影。不知道是因为夜色逐渐浓重还是因为他身上盖的那件衣服太大,看上去有种格外清瘦单薄的感觉。


松冈凛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轻轻扯了一下胸口。他魔怔了似的走到床边,七濑遥侧着身子睡得很沉,呼吸轻浅绵长,单薄的肩线轮廓随着呼吸微微起伏。他的脸大半隐没在凌乱的刘海之下,松冈凛只能看见削尖的下巴线条和即便是在沉睡中也抿得很紧的嘴唇。


不知道过了多久,凛才意识到自己在近乎贪婪地注视着面前的少年。这个样子的遥对他而言全然陌生,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目光落在遥身上。这和似鸟那种天真娇憨婴儿般毫无防备的睡相不同,更不像御子柴那样豪放粗野把自己摊成一个大字还打着鼾。面前的人睡觉是一种警觉和抗拒的姿势,但可能因为身体过于清瘦显得有点可怜,竟然让松冈凛产生了把他整个抱在怀里的冲动。


盯着一个大男人睡脸看了半天已经算得上变态了,但奇怪的是凛的心里异常安静。他正想撤身悄悄走出去突然又顿住了。


——睡得这么沉,不会是发烧了吧?


想到自己来七濑家的目的终究放心不下,伸出手轻轻拨开刘海探了探对方的额头。他动作已经放得尽量轻了,没想到手指才刚刚放上去七濑遥身体就微微震了震一下子睁开眼睛,霍然从床上坐起来:“谁?!”


松冈凛始料未及,原本微微欠着身来不及躲闪,两个人的头“砰“一声撞在一起,瞬间觉得整个大脑都移位了:“遥!你别激动!是我!”他一面疼得呲牙咧嘴一面及时提醒:“我是凛!”


 “……”


七濑遥也被撞得不轻,刚才坐起来又猛,眼前黑了黑索性又软绵绵地躺回床上:“什么啊……原来是凛。”


……别把鄙视的心情表现得那么明显好吗?


松冈凛给这么一撞眼泪都出来了,刚才那么点微妙心思一瞬间撞到了九霄云外,一手捂着头一手去摸床头灯的开关:“我只是想看看你发烧了没,谁知道你这么容易就被弄醒了,话说回来我被撞得也很惨啊!”


“凛怎么会来的?”


“我听说你生病了……所以来……看看你。”


“哦。谢谢。”七濑遥缓过劲来慢吞吞下了床径自往厨房走:“现在不早了,留在这儿吃晚饭吧。”


他话题转变太快松冈凛跟不上节奏,前后脚跟上去:“你要不要再睡会儿?会很不舒服吗?你到底怎么会晕倒的,去找医生看过吗——” 


“凛,你很吵啊。只是偶尔低血糖而已,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七濑遥低着头拧开水管把煮粥用的锅放在下面:“吃鱼片粥吗?”


“好好的怎么会低血糖……”松冈凛叨咕了半句,七濑遥扭过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那半句话硬生生卡在喉咙里。凛知道低血糖的人起床气大,又想到自己跟个变态一样暗搓搓站在人家床边看了半天最后还把人给弄醒了,越想越心虚,索性捋起袖子埋头给七濑遥打下手。他们两个都是常年自己做饭的,厨房里忙活了半小时整出三个菜一个粥,热气腾腾往桌子上一放颇有点过小日子的感觉。


松冈凛从小家教好,遥又不爱说话,这一顿饭两人都埋头苦吃,气氛有点沉闷。等到一干盘碗收拾干净已经快八点了,松冈凛看了看表:“我走了?”


“回学校?”


“嗯。”


“哦。”遥拿着厨房擦手用的毛巾站在门边:“再见。”


温煦的黄色灯光把他整个人暖融融地裹在里面,原本苍白的脸色也微微染上了暖意。遥孤零零地带着点茫然站在那儿,好像拿不准主意要把毛巾放到哪儿去似的。松冈凛原本听他话里没有留自己坐会儿的意思有点失落,看他这个样子又心软起来:“你自己的身体多注意一点,不能总是麻烦真琴。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给我打电话,要是……你觉得一个人无聊了打给我也行。”


这些话他平时打死也不会说的。随便换一个场合,他说出来的恐怕也都是身体这么差怎么比得过我、就是因为太松散缺乏锻炼才会越来越弱之类的话。但可能是生病过后的七濑遥确实有那么点可怜,也可能气氛太好了让他觉得这个时候还和遥争来争去的没意思,他突然难得坦诚地说了这么一堆自己都嫌矫情的东西。 


“咳,我真走了,再迟没电车了。”


松冈凛觉得脸微微发热,不自在地捋了捋头发转过身往玄关走,才踏出一步就被七濑遥的话拖住了脚:“凛,谢谢你。你今天来我很高兴。真的。” 


松冈凛一回头,七濑遥看着他笑了笑,眼睛里荧荧惑惑好像流着水。离得太近了,他连遥浓密漆黑的眼睫毛都看得一清二楚。身体本能地感觉到危险,知道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要发生,但先前脑子里那根弦拉得太紧,轻微一挣就断了。


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把遥抵在墙上深吻。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见惊恐和沉醉,但是没有办法停下来。他的舌头笨拙而疯狂地地舔吻过七濑遥的牙关和口腔,感到对方同样笨拙地回应着。毫无缝隙的拥抱让体温暧昧地沾染在单薄衣衫上,两个人都在突如其来的情热中乱得失了分寸。


最后是七濑遥把松冈凛抵死一推转身冲进了浴室。松冈凛在原地呆立数秒火烫屁股一般跌跌撞撞一口气跑下了长长的石阶。跑过很远很远他才停下来喘着气抓住胸前的衣服回头看了一眼。夜风温柔夏木葱茏,天上缀满了亮闪闪的星子,望过去像很多荧荧惑惑的眼睛。


=============试阅完毕===============

评论
热度(12)
  1. cyan-ice凛郁子Rinkako_ 转载了此文字
    !!!

© cyan-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