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爱木村達成和須賀健太一辈子。凛遥是信仰。いおりく是天使。影日是完美。龙樱是真爱。叶黄是闪光弹!策瑜是心肝。慎fo!现在影日刷屏注意。

《命运之人》

不管读多少遍,我还是会被打动QVQ

2Ker琳:

【因为是感想式同人,用同一个名字分别写了最爱的两对BLCP。字数都不多就放在一块儿了。】




------------------




火黑部分


BY:2Ker琳


-----------------------


-


篮球划过以天空为背景的抛物线,稳稳当当地落入球框。火神大我这个名字,也这样稳稳当当地落入了黑子哲也的心里。


 


-


喜欢那个少年举起篮球的动作,喜欢他在自己累得快要晕倒的时候伸手揽住自己的腰的感觉,喜欢他煮的东西的味道即使自己吃的并不多,喜欢他笑着拍拍自己的肩膀说“黑子做得好!”……那些片段零碎的,分散的,在黑子的眼中闪闪发亮——聚在一起之后逐渐幻化为了❤的形状,刚好满满地填实在了自己的心上。


冬天的寒意还未散去,融雪的时节总是冷得让人有种自己也会一起融化掉的错觉。即使是一向对自己要求严格的黑子最近也开始迟到,好几次在车上遇到过火神,他喊着赶在地铁关门的最后一秒冲了进来,感觉自己撞到了什么才惊讶地喊着:“黑子?你居然也在啊!”


“我在这里还真是抱歉。”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有点巧。”


“……”黑子不再说话,他已经猜到了对方会以为自己生气了然后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戳着自己找些话题,譬如昨天篮球训练的时候伊月前辈又说了什么冷笑话他觉得很无聊,或者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一个老奶奶在门口坐着她的腿上躺着一只猫和黑子长得很像……总之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然后吧啦吧啦地说个不停。


高二的生活和高一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活动又变多了但是功课却变紧张了,虽然火神依旧是那样从来只把重点放在篮球和吃东西上面,那个高大的少年趴在桌上一直呼呼睡到了下课。


黑子叹了口气,突然觉得自己的搭档这种时候很让人丢脸。


随手拿起火神因为太热而脱下之后一直晾在椅子上的外套往他的身上一披。


-


候鸟已经逐渐飞回来了。春天的感觉越来越浓厚,就像是枝头抽出的绿芽悄然萌发,落在上面的水珠泛着琉璃色的光,空气里干净的青草香味。黑子觉得大概是因为春天来了的缘故,看到火神的时候心口总是会有些悸动的感觉,砰砰的心跳让自己都听得有些慌张。


黑子哲也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火神匆忙地收拾着书包,他有些惊讶。


“火神君?”


“哇!黑子啊……”火神回过头,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伸出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嘘——”


“……你是要逃课吗?”


“嗯,因为美国那边的朋友过来说是要找我打一场球赛。”火神笑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要不你也一起去?”


“请火神君不要开玩笑好吗。我的全勤分会没有的。”


“喂,别说的好像老师可以发现你一样好啊,对自己的存在感也未免太有自信了吧你这个家伙……啊!”


火神还没说完,就被黑子一拳打在了腰上,后者鼓起腮帮子一脸不满。


“你以为是我自己愿意存在感低的吗。”


火神挠了挠头,然后拎起书包顺势抓住了黑子的手倏地冲出了班级门。尚未反应过来的黑子愣愣地被牵着跑了好一段路。


“从这里出去吧。”火神抬起头,学校的围墙在他看来大概并不算太高,所以很容易就可以爬上去,转而向黑子伸出手,“喂,快点。”


“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要陪你逃课啊。你是白痴吗火神君。”


“别这么说嘛,没有你我都没把握赢他们啊。”火神大我扬起嘴角似乎对黑子会伸手和他一起逃课的事情笃定不疑,那种不知道来自哪里的自信让人火大。只是那人言语中透露出的那种“我需要你”的意思让黑子不知道怎么拒绝。


恍然间竟有种把手这样交出去之后就再也收不回来了的感觉。黑子哲也摇了摇头努力甩去这种奇怪的想法。看着拖着自己奔跑的那个大男孩的背影,红黑交错的头发,不习惯拉上拉链,衣服下摆随风飘着空气里弥漫着洗衣液的味道——黑子低下头,悄悄把这段记忆也贴在心底那个满是火神大我记忆的墙上。


-


来自火神大我的“骚扰”接二连三。黑子有些烦躁地啪地把书扣在桌上,抬起头看着那个死死盯着自己不知道多长时间了的家伙。


“火神君这样我怎么好好看书?”


“这又没什么,你看你的书我看我的你。”


“请不要把话说得那么富骚扰意味。”


“……”火神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不对的唰的脸红了然后转头看向窗外。新的学期并算不了什么,火神大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过得和过去那样自然而然。但是他的性子使然,不如黑子哲也那般细腻的心情,对于感情这种东西的解读也就于友情,再往上便是篮球。


练习过后一起回家,在MJBar吃完东西之后错开方向走。


火神大我发现自己竟然会对着手机里黑子哲也的号码发半天呆之后什么都不做就挂上这件事的时候觉得有些焦虑。在花了更多力气打球累得半死不活瘫在家里床上昏昏睡去之后竟会梦见紧紧抱着某人。


那个人有着水蓝色的眼睛,眸子里倒映着的如火的自己。


半夜被惊醒的火神坐起身满头大汗,有些晕眩的感觉拿了毛巾走进洗澡间设法让自己清醒一点。


-


黑子哲也收到火神大我打来的电话的时候正赶在去学校的路上,天气已经变暖很多但是自己却还是睡过头了,似乎是习惯难以抹去,气温一旦上去,大街上这个时间点的人也变得多了起来。电话那头的少年显得有些紧张呼吸紊乱像是要宣布什么大事。


“火神君,二号不见了难道是去了你那里?”


“不是!”


“那就是你喝醉了第二天发现身边躺着个世界名模……有钱人的生活真是让人嫉妒。”


“不是啦!”


“好吧我知道了,你身边现在都是女人你让我帮你请假来的。”


“所以说请你给我好好听我说话好吗!我只说一遍!”火神的声音接近在大喊的感觉,黑子不由把手机拿着离开耳朵很远的距离。


“我喜欢你,黑子。我可以给你很多钱买一套很棒的别墅养很多宠物,或者带你环游世界去你想去的所有地方,我可以带你亲自去看NBA然后和球星们要签名合影,你要的东西你想看的都可以给你!但是请你给我一点时间,时间可能会有点长,我只是透支了未来把你即将会拥有的东西告诉你,所以请你和我交往好吗!”


黑子怔了怔,那种如同被闪电击中的感觉自己无法定义。


四周的过客目光倏地聚集了过来,手机还亮着上面分明地写着“火神大我”。


命运这种东西在很多书本和电视剧里被反复提及,或大或小似乎每一个事例都充满了神秘,像是那个被封起来的潘多拉魔盒总是让人忍不住去寻觅但是它却出现得不定期向。


电话里的声音那么大,黑子慢慢转过身,街的另一头,那个男人,张扬的红发被风揉乱,嘴角扬起的笑容一如既往的自信。


他握着手机。


“我需要你,黑子。”


黑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着魔一般跑到街的那头,一圈打在火神的腹部。


“我要那些东西干嘛,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啊白痴。”


-


“火神君,我一直想知道那时候你表白的时候为什么会那么势在必得。其实很让人火大。”


“哈?你是这么觉得的吗?”


很多年之后,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后了。初春的早晨,黑子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候鸟飞回冰雪消融。来到美国之后开始活得轻松自在,渐渐忘却了很多很多曾经纠结的害怕的东西。他伸出手,轻轻抚着还躺着的那个男人的头发,硬硬的有些扎手。


“嗯。”


“其实并没有吧。”火神抓住了黑子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那时候我也是这样的。”


男人的心脏疯狂地跳动,一下一下清晰地被感受到,黑子微微张开嘴经验地看着只睁开了一只眼睛的火神。


“怎么可能不紧张啊,可能会被拒绝的啊。”火神笑着,“嘛、不过还好没有丢脸。”


“嗯。对的。以及说好的别墅宠物和环游世界,还有NBA明星签名照,你一个都还没履行呢。”


“你不是说你不要的吗!?”


“嗯。但是人是会变的。”


“好的你等等,等公司站稳了我就找个时间放个大假然后带你去玩。”火神倏地从床上起来,把衣服换好转过头伸手捏着黑子的下巴凑上去吻了一下。


……


黑子哲也推开门,院子里的樱花落了一地粉红,春天又悄无声息潜入。火神大我是这样的人,他心里永远藏不住事情,是不是这样是一种幸运,如若在很多年之前他不说,自己也不说,那是不是结果就变得完全不同了……


即使他的表白很蠢,但是他拥有了黑子哲也。


我们终究是属于彼此,那大概是在不知道多久之前就被注定好了的,光和影,火热的和冷静的,相互补充缠绕,那是命中注定,也是必然结果。


END


 


 


 


凛遥部分


遥,有时候我在想,有一天和你两个人一起环游世界。


我说话,你只要安静地听就好。


-


梅雨季节,空气里都渗透着厚重的水汽,房子开着暖空调抽湿,窗户上满满的都是水珠像是下过一场大雨那样——如若是下过大雨大概会更好,至少不会这般压抑。


女人从房间里走出来,带着大大的旅行箱,红肿着眼睛走到那个躺在沙发上的男子身边俯下身在他的额上印下一个吻。


“真是抱歉呢松冈君,可能连瞎子都看得出来你的温柔不是对我的吧。”


直到她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松冈凛才缓缓睁开眼,那不是他第一个女朋友,他甚至不记得那个女人是自己在什么地方认识的了,女人谈多了开始变得麻木,都是碧蓝的双眼,微笑起来似乎会从她们的眼里涌出一片碧海蓝天。


松冈凛张开五指,透过指尖看着天花板。


“瞎子才看不出来呢。”


 


-


松冈凛所能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短短的一个月时间,七濑遥还在他的身边的时候。


高中是最自由最放肆的时光,没有糟心的人际关系不用想着各种各样细枝末节的不定向因素,心底里保留着那份梦想简单明了,似乎只要抬起头它就那样明晃晃地挂在那里,你只要努力一点就可以够着。


每次合训之后凛都会拽着遥走到附近的大街上逛到很晚很晚,没有旁人的时候看着七濑遥对着自己笑和生气,像是小孩子得到了别人都没有的东西那样满足,只是这份满足不炫耀不张扬,独自霸占着兴奋。


这样的感情一直持续了好一段时间,在初夏的尾巴,褪去长袖的时候一同褪去了隔在心与心之间那层若有若无的膜。遥十七岁生日的时候刚好逢上了夏日祭的夜晚,松冈凛大胆地伸手揪住了七濑遥的领子,当着一起玩了很久的小伙伴的面以唇封嘴。


大概勇气这种东西是需要透支来砌成的虚幻堡垒,所以在做了这一切之后凛便一直抱着遥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肩上什么事都不敢做了。


“你是笨蛋嘛……”他听到了遥在自己耳边低语,感觉到了贴着他的耳朵的地方甚至比自己的还烫。有那么一刻,凛想长舒一口气。


成功了吧,这样大概成功了吧。


后来一切都变得像是恋爱小说一样,起先几天凛甚至会在放学的时候站在遥学校的门口等他,远远的看到遥和真琴走出来有些小紧张地迎了上去。真琴这个时候会笑着抓起遥的手塞进凛的手里作无奈状地说:“啊啊我真是好舍不得我家孩子啊。”


“喂!”


真琴说凛你还真是尽心尽力啊,这都高三了还那么努力地讨好遥。凛不屑地切了一声拍了拍心口说那是当然的了,我可要把这些年不在遥身边你对他的好压缩起来给他,这样万一未来有一天和他吵架了他就不会对我说有人比我对他更好了。


“我告诉你啊真琴,我肯定会比你还要加倍地照顾遥的。”


“嗯。我相信你。”


凛抬起头,琥珀色的夕阳一直蔓延到很远很远看不到的地方,一整个蓝天都被镀上了暖色。


就像是这片夕阳染红一整个天空,在不久之后的将来我也会把七濑遥染成我的颜色。


青春的誓言说得那般嚣张,像是被架空的火团在支架顶层熊熊燃烧。


-


七濑遥那时候说过一句话,自己十七岁收到了最好的礼物就是那个完整的,纯新的,有点闪亮的松冈凛。


-


松冈凛已经不太记得那年八月自己和七濑遥是为了什么分的手了。


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有些人即使你忘了他的一切,即使他离开之后更多更多的记忆糊在了他的原本清晰的脸上,你会想着现在的他是不是已经长成了一个棱角分明的帅气男人不复当初被自己抱在怀里时候那样眯着双眼慵懒晒着太阳像个猫咪一样的他。


只是一个月的时间,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知道的。


松冈凛会在睡梦中摸摸身边的地方,然后没有人一脚把他踹下床去。或者有时候走上前帮不知道哪一个拼命女朋友想要拿到厨顶那个盒子的时候,没有那个人的头顶抵着自己的下巴,取而代之的是女孩子笑靥如花仰起头说凛真是温柔啊。


即使再怎么温柔身边的女孩子都是来了一个走了一个,有人告白看到对方是蓝色的眼睛就会忍不住想起那个人,然后就想着大概这个会是对的,接受之后却连接吻都不想做然后分手。


那个月是如何和七濑遥在一起然后牵手拥抱接吻,每一次第一次都那样心跳加速就像是涨潮的时候浪拍打在礁石上溅起无数白色水花,啪地一声惊天动地响彻了整个世界。


那种感觉不复存在。


-


遥,有的时候我在想,有一天和你两个人一起环游世界。


我说话,你只要安静地听就好。


——有一句话在脑海里反复不断。七濑遥走过很多地方,从十七岁仲夏那个男人抱着自己哭出来并说了这番话之后。


分手是七濑遥提出来的,因为他们都说初恋是一种冲动,他们说只要我们还在这里你们两个就是不可能的。


于是七濑遥收拾行李却被临时回家的父母关了整整一个星期,他听到门外母亲拉着嗓子拿着自己的电话对着对面说你放了我儿子吧。


遥靠着门像是被抽掉了力气缓缓蹲下身,仰起头任泪水从眼角涌出然后湿了脸。


青春最张扬却也最脆弱,像是初次杨帆起航的海船上面载着新的水手和年轻的船长,除却热情一无所有。


所以那之后七濑遥做了年轻时候最大胆的事情,一个人砸坏了窗子然后循着管道趴下去,带着为数不多的钱和装满换洗衣服的双肩包以及证件。


他跑到凛的楼下的时候那个人坐在门口望着他来的地方,然后站起来拍拍身体,路灯下他看见了凛浓重的黑眼圈有点吓人。


“哈哈,简直像是在照镜子啊。”凛走过来拍了拍遥的肩膀努力扯出轻松的笑容,只是彼此都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感情的热络被磨得所剩无几。


七濑遥却说:“分手吧。”


凛点了点头,转过身走进屋子里就再也没有出来了。


那个时候想着若是真的这样吵了一场架然后这份原本就不牢靠的关系就这样断得彻彻底底,把回忆关在脑后那段存在过的历史尘封起来不再去动它。你给我的笑被为你而流的泪水冲洗得模糊不清,那些色块大片大片地糊在了一起,粘稠的黏在心底把仅剩的看得见的片段都变得可憎可恶。


那多好。


-


然后靠着自己努力,靠着自己打工,遥跑了很多地方,像是父母之前那样,不同的是自己是一个人。


在些许年之后故地重游。跨过了二十岁这道坎儿,那些美好的女子曾经遇见过的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如同走马观花那般看过了事,再也没有心动过没有冲动过。


七濑遥看着那个肿着眼睛从松冈凛家跑出来的女人,她有一双漂亮的水蓝色眼睛。


五月的天气随时夹着雨。阴晴不定。


七濑遥按了那个房间的门铃,直到那个熟悉的声音重新响起。


“凛。这是你当初订的全世界。”


遥握紧了手里的包,里面满满的都是这些年里拍的照片。


“对不起,只是我一个人去了而已。”


-


我谈过很多人,但是只记得一个人。


松冈凛才发现,真正喜欢的那个人必然是早已注定好了的,在自己十七岁那年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定义一辈子。


那是因为当再次看到七濑遥之后,即使是斜风细雨的潮湿天气也豁然开朗起来。


他伸出手,然后塞进了凛的手里。


“虽然我很想把你推开。”凛突然笑了,“但是我做不到啊。”


END


 



评论
热度(10)
  1. cyan-iceKKER琳琳 转载了此文字
    不管读多少遍,我还是会被打动QVQ

© cyan-ice | Powered by LOFTER